溯潮回流

忙成狗头

【戴亚】Confession

文如其名(...  是告白场景相关的小练笔。

稍微有些赶,给诸位的端午小礼物。

ooc有都是我的锅。

应该会有不相关的两篇,分别是戴安娜先手的场合和崽先手的场合。
这篇是其一。

发现有点小bug,已经修了。

感谢阅读。

————————

小心翼翼地穿过走道不想吵醒任何已经入梦的人,亚可蹑手蹑脚地来到高塔的顶端,尽管样子甚是滑稽。

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个优等生拄着挂有明灯的木杖伫立在尽头。

月光清朗,碎星漫布夜空,甚至连亚可也能认出好几个星象。*静谧的四周只能听见夜风拂过的轻微声响。就算脚步声再小也还是被那人捕捉到了,戴安娜转过身来,清澈细长的苍蓝色眼眸平静地注视着她,但亚可总觉得那份表面的平静之下暗藏着什么。

“你...怎么会来?”先是一顿,而后微微地叹息着,稍有些意外的卡文迪许还是冷冷地问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啦...”亚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就是感觉...你一定会在这里。”

“真是乱来...罢了。”沉默。

戴安娜轻轻地用杖敲了敲地面。似乎是亚可的错觉——戴安娜平日坚毅锐利的目光现在竟显得柔和,而且很明显地一直在自己身上飘忽不定,惹得她有些好奇地望着戴安娜。

“怎么?”似乎是发觉被发现了,她有些小恼怒。

“...唉?”故意地用有些鄙夷的语气使坏地笑着,“不是戴安娜一直在看我吗?”

被戴安娜沉默着用那样柔和的目光使力瞪一眼的结果就是亚可完全没有害怕,反而还有些得寸进尺。

“戴安娜,”亚可眯起眼睛打量着她,“你不正常。”

本以为卡文迪许同学会斩钉截铁地用铿锵有力的三个字“我没有”否定她,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再一次地不说话了。

这样就被自己说中了么?她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个平时高高在上一脸冷漠的贵族小姐。是什么让她也会如此动摇?她的好奇心像望见奶酪的小鼠一样被彻底勾起,恨不得马上就把这事弄个透彻。

“亚可。”

不同于平日说教自己所用的严厉措辞那般语气,有的只是让她感到不解的、意料之外的轻柔。

“有句话我必须跟你说。”

这段对白让亚可想起了自己贸然前去卡文迪许家要带戴安娜回新月学园的事。在被那个面容奇怪的达里尔姨妈给嘲弄的时候,是戴安娜一把将自己护在身后,自己却还在她旁边吵闹个不休。尽管自己也是为了保护她,但戴安娜也为了救下被巨蟒咬伤的自己放弃了继承家主之位的机会。

而在那之后的回程...

她不由得脸红了起来。那时完全没有发觉自己竟会下意识将她搂得这么紧。

说对她没有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戴安娜·卡文迪许确实很好看——出于死要面子的性格,她还是默默地在心里承认了这一点。而在她一次又一次地为自己收拾烂摊子之后,欠她的,已经不是感激能说得尽的了。她很庆幸安德鲁的宴会上戴安娜会对自己告白仅仅只是因为那麻烦的蜜蜂。

但亚可·卡嘉莉最要命的地方之一就是倔。不管出于哪一方面,她绝对不会主动愿意承认。

那天的共乘,戴安娜也对她说过那样的话。

“亚可。”

“有句话我必须跟你说。”

亚可·卡嘉莉另一致命的地方就是心大。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戴安娜话里的语气——所以才会很自然地猜想自己又有什么做错了的或者对不起她的地方。现在看来最对不起她的,果然还是自己太蠢。

越想越懊悔。苏西和洛蒂已经给自己太多暗示了,她却完全像个没事人一样装作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你和她都不正常。”还在三人的寝室内的时候,苏西白了她一眼,“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

既然亚可很坚决地不愿意说,苏西当然不会想继续追问下去,她没有那么傻会想让一颗不愿折服的铜豌豆开口。

再后来...

“亚可...亚可?”

“啊、是!”

意识到自己已经走神的卡嘉莉有些愧疚地望着比自己高上接近十公分的人。戴安娜正背对月光,银辉散落在她的身上,苍蓝色的眸好似深海,让她看起来如希腊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一般圣洁——月光魔女啊。

罗马神话中的月亮女神,可也是名为Diana的存在。

“你又走神了。”

戴安娜再度叹息,有些无奈地扶额道。

“抱歉!”亚可双手合十低下头朝她赔不是。

更让她没有料到的是对方的手掌轻抚上了自己的脑袋,她感到脸颊发烫,可又像一头幼兽沉溺于温柔的安抚之中。

“这是你的习惯。改不了我能理解。”

“抬起头来,你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下鄂被强行抬起,亚可被迫和比自己高十厘米的人对上视线。

“你想说什么...”

她意识到这样的姿势有些暧昧不清了,却不能再说什么改变这样对她而言的尴尬局面。亚可是很清楚地知道卡文迪许认定做什么事都是必须要做到的。

“我啊...期待有一天能和你一起骑上扫帚览遍星辰。”

尽管亚可看到了戴安娜的脸上也有些泛红,不过平静的语气依旧不改,她淡然沉稳地好像把握住了一切。

“所以...?”

有点料到对方要说什么了。但她也不敢抱太大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老道理就算自己是白痴也会懂。

“我喜欢你,亚可。”

声音和双肩都有些颤抖,戴安娜有些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

“记得汉布里奇家的宴会吗?”

当然记得——那天她被蜜蜂蛰了之后对自己告白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最终还是被自己勉强地当成玩笑暂时抛在了脑后。

“汉娜和芭芭拉给我说了——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那天陡然的心悸...我想...可能不是因为蜜蜂。”她有些愤恨地咬牙道。

“我可能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才会那样留意你。

“还要装作很讨厌你的样子让你觉得我在处处和你作对。”

“果然很奇怪吧...”优等生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戴安娜·卡文迪许那样无助的表情,是亚可·卡嘉莉第一次见到——也是只有她一个人见到。如此要强的人也会有崩溃的时候,而那道最脆弱的防线只面对自己开放。

人确实是会崩溃的,尤其是在发泄之后得不到任何答复的情况下。亚可很明白这一点。

“不哦。”

她握住戴安娜有些冰凉的双手,那双纤细的手正捏紧了拳。

“我也...喜欢戴安娜啊。”

戴安娜很明显地一怔。亚可伸手替她抹掉了留在眼角迟迟不肯滑下的泪滴。

如果不信的话...

亚可揽住戴安娜的腰稍稍踮起脚有些笨拙地吻上她几分冰凉的唇。

——你的confession,我接受了。

——

注:按常理,月明必星稀,星密必无月。此处可算是异象。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