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潮回流

忙成狗头

【戴亚】Beguile(上)


·镜戴亚 镜戴亚 镜戴亚 重说三
·你官方没给详细镜设我也很无奈啊
·是联文的上篇
·可以当平行世界看,虽然本身我的想法就是镜世界和原世界是平行世界来着。
·其实很想要评论。

——

“如果你能像本体一样安分,我或许会更喜欢你一点。”

一伸手反抓住过来捣乱的卡文迪许小姐的手腕,不用回头都能想象到对方捉弄自己不成而失望的表情。亚可取下平框眼镜,空出来的一只手在太阳穴处轻轻按揉。

“可惜,我们只不过是与她们相反的镜像罢了。”戴安娜眯起苍蓝色的眼眸嬉笑着,“更何况...你还真是冷淡,和本体比起来真是无趣极了。”

抓住的手没有放开,这就证明对方其实一点也没有生气,不过她并没打算再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戴安娜·卡文迪许并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不论是在镜外还是镜内。

“和她们比可没有意思啊,戴安娜。”

亚可皱皱眉,虽然也是自己先提出来的,只不过是想让她更本分一些。毕竟镜子所分隔的世界里,卡文迪许家可都是有古老传统的魔法名门。镜外的那位本体倒是异常地固执于家族,可身后的家伙看起来却一点也没有觉悟。

“不否认。”

戴安娜反常地没有继续接话,空出来的一只手搭在身前人的腰际。被搂住的人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故作冷静地继续看起古籍来。

那边的世界,会像自己这么做的人,应该是戴安娜才对。

亚可苦笑一声,顺势将重量托付给椅背,仰起头用赤红的眼眸注视着嘴角勾起的贵族小姐。

“反转世界这边的你,也快要去继承家主的位置了吧。”

她不安地把头扭向一边,目光停留在那面被置于角落的镜子。有着精细花纹以装饰外框的落地镜,所呈现的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映像。

“本体已经开始动作了吗?”戴安娜把头埋在对方脖颈旁,轻声道,“不过和我也没有关系,那是她的选择。”

“你还真是...任性。”

镜内的反转世界,反映的是与本体相反的映像。至于是哪方面,因人而异。作为镜像的戴安娜,比起本体,少了那一份固执较真的劲儿,倒多了一点孩子气,没变的是细致的温柔体贴。

“不反对。”

皎洁月光透过窗徐徐散落,映照二人彼此无言。墙角处的镜映射的是镜外世界的她们,那个亚可·卡嘉莉死命拦住卡文迪许家的继任家主不让她继续前往暗藏陷阱的试炼时的顽固模样,和戴安娜坚毅的神情。

早有耳闻,那座圣堂只有卡文迪许家的人才能进去,妨碍仪式的人根据传说会遭遇可怕的灾祸。

看来本体也是很拼命了。

说她们完全不合拍,但根本就是一样的固执。

亚可合上书,偏过头认真看着身后的人。

“你给我听着...你必须去继承家主的位置。”

“你一定要去。”

不能让卡文迪许家的光辉就这么没落下去啊。她咬牙道。

戴安娜感到握紧自己手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她不可置否地笑了。竟会如此在意自己,这倒是稍稍有点让她高兴。

“先不说这些。想带你去一个地方。”她向亚可伸出手。

“要来吗?”

“嗯。”

亚可轻轻地将自己的手叠于对方手心之上。

——

“Tia Fraere.”

就算习惯了也还是会小小地闹一点脸红,她把脸贴在身前人直挺的背上,双手环住对方的腰。

就算是镜面世界,也没有改变亚可·卡嘉莉不会骑扫帚的事实。亚可有些愤愤地闭上眼。凉爽的夜风迎面扑来,让她觉得挺舒服。

今天戴安娜异于往常地穿了西装,在参加完聚宴之后好不容易才躲开了各种求联系方式的麻烦赶回宅子。换作本体当然会高傲冷漠又不失礼节地拒绝这类请求,可她只能温和而礼貌地笑着补上几句“失陪了”赶紧离开。

哼,还是挺帅气的。亚可在心里嘀咕着。这话要是说出来还不得把卡文迪许小姐得乐坏了,才不说呢。

“戴安娜...”

“嗯。”戴安娜没有回头,目光专注于眼下偌大的、稍不注意就很可能会迷路的森林,独角兽的犄角在黑夜中散发着璀璨光辉,“快要到了。怎么了?”

“...没什么。”她欲言又止,两手又收拢了一些。

这夜的月色实在是很美。她如此想到。

银辉轻洒勾勒出卡文迪许清秀的侧脸,和不同于本体的、一直都会保持的笑容。不需要新月学园的认可,戴安娜本就如光辉圣洁的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一般,当之无愧的月光魔女。

她意识到自己脸颊的温度有些骇人,赶紧腾出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你可有点不正常。”戴安娜轻笑着,一只手掌搭在亚可环在自己腰际的手上,“心律过快了呢。”

“才...没有。”她把头别向一边,却看见一些被金色光芒包围的精灵在自己身边围绕飞翔着——是往日戴安娜用于照明的那些小家伙。

“要到了。抱紧我了。”

“等——”亚可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可能要摔死了一般一阵猛烈俯冲,之后竟还能平稳落地,又有了劫后余生之感。

“如、如果你以后要开车,我绝对不敢坐上去了,”她捂着自己的心口狼狈地打趣道。“你这人飙车肯定很行...”

戴安娜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和她斗嘴,只是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短暂地休息一番,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辫子。

“什么时候换的发带?”

“啊?”

亚可愣了愣。她以为这种小细节一般不会有人注意,连一向做事细致的安娜都没发觉——她的红色发带换成了蓝色。

“你进书房来之前...那根红色的断掉了。”亚可打哈哈道,“我觉得这根也还行吧...”其实是自己想换的,这根发带的颜色和戴安娜一贯用的颜色一样,不过根本说不出口。

“嗯...不管怎么样你都很可爱,卡嘉莉小姐。”

“...哈?你、你又在说什么有的没的...”

莫名的直球让亚可更有些懵,脸上还没消退下去的热度不减反增,这时候她不得不承认造物主有时候真的很偏心,天才一样的才能、俊秀的容貌和绝美的嗓音全都给了戴安娜·卡文迪许,而这个镜像还不像本体那样不肯直表心意。她用手肘轻轻撞了一下戴安娜的手臂。

“我们到了。”卡文迪许小姐很识趣地转开话题,“卡嘉莉小姐,你还要歇多久?”

“没什么,就是没缓过劲儿...”亚可故意弱气地回答道。其实以和本体那样的恢复速度,在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没事了,只不过是想看看大小姐接下来会怎么做而已。

她千算万算没想到她再次给自己挖了个坑——又是意识没跟上现实,她直接被卡文迪许家的大小姐给横抱起来,只能被迫地两手环上她白皙的脖颈。

不用看都知道现在亚可·卡嘉莉的脸有多红。暗暗地埋怨着自己为什么又作死,她一抬头就看见了对方因不会扣好那颗最高处的扣子而露出的锁骨和那条自己在跨年之际送的亲手编制的蓝晶项链。

蓝晶,航海家用它祈祷海神保佑航海安全,称其为“福神石”。虽然戴安娜并不会去航海,但亚可也希望这和她眸色相同颜色的宝石能为她带来好运。

“你、你居然戴着...?”

“什么?”戴安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苍蓝的眸中闪烁着柔光。

“那条项链...”亚可用手指了指坠着被精细雕磨后的蓝色晶体的项链,“我以为你不会...”

“项链作为饰品,不用来戴,要留来过年么?”戴安娜好笑地看着一脸惊愕的亚可,“更何况是你亲手做的东西。不能辜负制作者的心意,不是么?”

被驳得无言,亚可只得理亏地点点头,老老实实地被戴安娜抱着。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律异常地快,干脆就瑟缩在对方怀里嘟起嘴没有动作。

无奈地看着扮鸵鸟的亚可,戴安娜噗嗤地笑了一声,“白痴。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在对方的提醒下亚可才想起观察一下周边环境,仔细一听确实有声音——轻缓的水流声。随着戴安娜的步伐行进而愈发清晰,竟变得澎湃起来,精灵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周围的视野,她才发现不远处的一座小瀑布。

戴安娜单膝跪地将亚可放下替她细心地拍了拍衣服,牵起她的手引她到跌水潭边。

月光刚好能将这座瀑布照映得光亮,四周金色的精灵起舞,水流冲石发出回响,偶尔鸟声渐鸣。靠岸处有一座不起眼的小木屋,看起来倒是一个可能是附近猎人在这里居住的地方。

戴安娜拍拍亚可的肩,柔声问道,“要进去看看吗?”亚可点头答应,和贵族小姐一起来到了那座孤单的小木屋门前。

没有用魔法上锁,非常朴实的木门隔绝了外界和她的私人空间。戴安娜小心翼翼地取出钥匙,插进门锁中一扭,咔哒一声,门露出一丝缝隙,轻轻推开。可刚跨入一步,亚可就被这格外简陋的布局所震惊到了。极其简单又标准的摆设,一张装点着金色花纹的小桌和几张小椅,桌上摆着插着不知名花朵的玻璃花瓶,屋内有一个小壁炉。

出于好奇推开了卧间的门,屋主人并没有制止她。里间是一张小床和一高一矮两个小木柜,小柜靠床摆了一个相框,高柜靠墙放满了书籍。

“那是...”

亚可走向矮柜拿起那个木质相框,戴安娜只是靠在房间门口温柔地看着她。

是一个孩子和一个蹲下的大人的照片,独有特色的金绿相间的头发表明了卡文迪许家的身份。

“我和母亲的最后一次合影。”

照片上能明显认出的是脸上有着明朗笑容的、抱着泰迪熊的幼小的戴安娜,那么蹲下护着她的,应该是她的母亲。

亚可发现身后的人现在和她的母亲出乎意料地相像。一定也是一样温柔的人吧,看着戴安娜母亲和蔼的微笑,她在心中肯定着。

“讲个故事吧。”

戴安娜走进房间靠在窗边,仰头望向那轮明月。亚可看不清她如一汪深潭的苍蓝色眼眸中深藏在潭底的心绪,只能看见表面的平静。

“本体幼时使不出魔法的那段时间,我也一样。”她淡淡地说着,“母亲的离世给予我,亦或是我们非常大的打击。但和本体不一样,在无数次练习后都无法恢复时,我明白问题并没有出在我的能力上,而是心理。”

说罢她看向亚可,“你和你的笨蛋本体自然也不会懂这样的感受。你所拥有的东西转眼间全部都消失了的无力。虽然本身这和你无关。

“我想要找个地方独自清净一下,于是请安娜帮了忙。达里尔姨妈当然乐意赶我出去,于是我很顺利地找到了这里。

“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真正明白了那个道理,接近了不意味着得到,得到了也不代表永远拥有。今天的月光和前一天的并不一样,这时你看到的水流明日已经不知到了何处。比起整个世界,我们都太渺小,不足以阻拦它的发展。所以,比起本体那样拘泥于传统,我对这些并没有太大的抵触,只要没有触犯我的底线。

“卡文迪许家的家训便是慈爱。这一点,不管镜内还是镜外,于我还是她,都是如此。她的选择是继承家主以阻止败坏家财的姨妈,而我并不想和她走一模一样的路。

“我也一直在思考,作为一个镜像,我存在的意义。

“那就是要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好好地活下去。

“所以当你劝我去继任家主时,我没有说什么。我愿意暂时把这个家交给达里尔姨妈管理,但是如果她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我会尽一切办法摧毁她。

“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守护卡文迪许家。那也是逝去的母亲的愿望。”

戴安娜慢慢地走近亚可,把她搂在怀里。她看到矮了自己将近十公分的人眼角的泪光。

“别、别看我,这里的水气而已...”

“傻瓜。”戴安娜伸出手帮她抹去眼角噙着的泪水,“你瞎感动什么。”

“你从来没和我讲过这些...”亚可声音有些微微颤抖,“我怎么知道你会背负那么多东西...”

明明看着倒是一副与世无争的轻松样子,每次都是戴安娜来关照自己,就算自己比本体乖巧许多不会惹事,也总会有很多麻烦。

“一直以来,那都是我的秘密。不过现在...”

故事的陈述者在听者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了。”

戴安娜再一次向亚可伸出了手,苍蓝色的眸中溢满坚定。

“亚可·卡嘉莉,你愿意在必要时和我一起前往卡文迪许家的圣堂,见证我成为家主的那一刻吗?”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