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潮回流

忙成狗头

【绘希】虚渺

写着写着莫名其妙就被清了...好烦

很短 基本属于神经犯病系列吧(。

本来想写长虐一下的结果发现我还是舍不得。写作业去。

——

困倦疲惫。

眼睛只是微微撑开,带着倦意的冰蓝色眼眸完全不如以前那样精神,手伸出去好像要去捉什么东西,触碰到的却只是微冷的空气。

夜色渐深。

举起的手慢慢地放下,又握紧成拳。她太累,又不知道为什么又走到海浪起伏腾起白色浪花的沙岸边,海风扑面打过来混杂着潮湿的气息足以润湿她的眼眶。这个看似最为坚强的人其实内心比任何人都脆弱。

我在等待——

你知道吗?

海浪冲刷着沙滩冲洗填平掉白沙上来往留下的深浅不一的坑洼,偶尔送上来几根海草和几块贝壳藏在沙里,像漫长的回忆。她是很平静,呼吸随着海浪扑打着沙滩的声音规律地起起伏伏,心律也是如此吗?

她好像听到有人唤她的名字。

绚濑绘里。

因为那熟悉的软糯声线惊讶地回过头,海风掠起她解开头绳后披散下来的金色长发,遮盖住她朦胧又明亮的蓝眼睛。

...希。

混血儿说不出话来,可东条希实实在在地知道绘里是在想要叫她的。

她慢慢地走近,对于绚濑来说或者用逼近来讲更为合适。只能留在原地跑不开,踌躇不展是她的内心,犹豫不决是她的想法。

“绘里亲也有如此不果断的时候啊。”

希笑得温柔撩开她挡住眼睛的金发,绘里躲躲闪闪又不好拒绝,干脆就直接让她抱。

“我才没有不果断——”

毫无可信度地反驳着,想要习惯性地辩解又想起自己在东条面前是什么事情都会被轻易又完全地看穿的。

“又撒谎呐。”

希伸手去舒展开她因为连狡辩都要认真而拧紧的眉,拇指稍微向下抹掉她噙在眼角迟迟不肯流下的泪。

“不是这样,那为什么要哭?”

“我没有、只是!只是...”因为太喜欢你。

“不要给咱说眼泪是风吹出来的,这个理由以前登山的时候用过了,驳回。”

“才不是想说那个...”

啊啊、太失败了。

绚濑绘里永远都会输给东条希。不争的事实。

“希明明知道的...又不给我答复...”

到底是欲拒还迎、还是欲迎还拒?不喜欢她又表现那么亲热,爱她又刻意要保持一段距离,希要找到自己轻而易举,可自己想要见到她的时候却如去寻找飘散升腾的云烟那样不实际。

“绘里亲。”

脸上依旧挂着招牌的温柔和煦的笑容,她捉着绘里犹豫不决的手。

“想要咱什么样的回答呢?”

“最真实的就好了...就好啊。”绚濑绘里终于是忍不住了,死死地把东条希抱在怀里,“什么都好,喜欢我也好、讨厌我也罢、我只想听希的想法...”

“绘里亲怎么会觉得...咱讨厌你?”

希噗嗤地笑出来,轻轻地拍她因啜泣而发颤的背,像安慰炸毛的小兽。

“怎么、可能讨厌你嘛。”

“知道你肯定在这里...咱就来了。”

来给你意想不到的答案——

Я люблю тебя.

(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