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潮回流

忙成狗头

【绘希】探して


东条希的猫又丢了。

那只白猫喜欢趴在天天被她擦得干净的窗台上晒太阳,经常跑到后院那棵树上下不来,在她一张一张地把塔罗牌叠成三角小塔之后潇洒地一挥爪把卡牌全部拍散。虽然总是给她惹麻烦,不过有一只猫陪陪自己也是好事。

但它就是不见了。像是凭空消失。

“到底去哪儿了...?”

她猜不到这只有着独特脾气的小东西会溜到哪里去,屋子里是没有的,后院也走过了。

出门找去吧。她这么想着,当然也这么做了。

隔壁的黑发小个子白了她一眼,又接着低头修着花圃里的草坪,“你的猫啊。那团白的?妮可看到往那边街去了。”

自然地微笑着向矢泽道了谢,在她确认对方说的确确实实就是自己站的地方的前面的时候她突然愣了愣。

这不是绚濑家吗。

什么不好,东条希觉得自己住在这片地方最失败的事情就是居然没和绚濑绘里正正经经地聊过天。明明对方已经搬过来三个月有余了,还就在自己家不远的对门。每次敲她家门都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

那只猫是跑哪儿不行,这一段地方唯一有遮蔽效果的却也只有绚濑家的小宅子了。

斟酌半会儿她还是抖着手敲了敲门。三声响毕,没过一会儿就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金发混血儿眨着她天蓝色的眼睛望着呆在门口的东条希。

我天,你开门之前能不能把自己的毛好好顺一下,这副刚睡醒的样子配合飞起来的呆毛莫名萌啊?希感觉自己好像每次敲开绚濑家的杉木门都会发现什么新大陆,比如她叼着一块巧克力就把门把手一转,再比如她抱着个黑色小熊套了个天蓝色小熊睡衣就从里面把门推开。

还好开了空调,谢天谢地。

“咱的猫丢了。”

绚濑金色的眉一挑,等着她把话说完。毕竟午睡时刻被三声敲门声吵醒换谁都不会舒服。

“妮可亲说跑绘里里这儿来了。”

“我可没有看见你的猫哦。”绘里笑得明朗。

只觉得是大写的尴尬,东条希就站在门口不知所措,进不是退也不是。

空调好凉快。

“啊,我陪你去找吧。”

蹭空调蹭够了打算跑路的东条刚一准备侧身就被混血儿给捉住了。回头只是对上她清澈的天蓝色眼眸。

41℃的高温被天气预报活生生砍成39℃避开了高温假期,这种日子没有冷气没有风扇只有在公园里吹热风,扒开草丛看见的也不是她的猫。她和绘里走在烈阳下经受着身心的双重煎熬。

好嘛,听说旁边这个金毛是俄罗斯来的不怕低温严寒,可是这种火炉天为什么她还能顶着大太阳这么精神?理解不能。

身边的外国人并不在意这种鬼天气,尽管汗水正从她的侧脸滑落。拥有冰蓝的瞳色的人的心是否也一样冰凉,还是她的精神也如这凛冽的颜色一样坚强?

终于是走累了,她们坐在一条木质长椅上,小镇太大,寻找一只如云烟升腾一样消失掉的白猫确实太难。东条希有气无力地靠在长椅背上,看着绚濑绘里有气无力地笑她。

“那可是你的猫,不继续找吗?”

“......累了。”

“哦,走的时候我的话还没说完。”

“嗯?”

“你的猫其实就在我这儿。”

要不是现在有气无力的两个人都被烈日折腾得焉掉,东条希早就一拳对准绚濑漂亮的脸蛋打过去。虽然不是这种失意的时候她也打不动就对了。

热量升腾散开,她胸口闷得什么也说不出来,抬起手软绵绵地指着恼人的混血儿的精致面容,颤颤巍巍咬出几个字。

“咱讨厌绘里里。”

被讨厌的绘里无可置否地笑着。揣在包里的奶糖和巧克力糖化得黏糊糊,她也再无兴趣撕开放进嘴里。

为什么她会讨厌奶糖呢?外国人想不明白,那日自己和她被邀请坐在矢泽家的后花园喝下午茶,两口柠檬茶刚抿入嘴里,就看见东条小口喝着白瓷杯里的咖啡。

没有加糖。

甜的东西明明挺好,就像巧克力。

希望着绘里无奈地笑,盈动着翠绿的眸子映她灿烂的金发。

咱的话也没说完,咱其实没有那么讨厌你,咱恨你。

绚濑绘里偏过头来只是无害地又一笑。

“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我骗你的,猫不在我这里。”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