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潮回流

忙成狗头

【海鸟】只要一句话就换半年份的芝士蛋糕哟南小鸟你愿意吗?

点文1.2 手机艾特无力

😒很不自觉地掺了点绘希

标题什么的见鬼去吧——锅丢给可怜的崽儿。

完了我又开始逗了。和要求完全沾不上边系列,我错了。

——

“下午好,小姐。”

执事毕恭毕敬地向自家小姐道安,却不知怎的又惹了对方生气,自己却不知道该怎么哄她。果然这种事情还是东条家那个金毛绘里更擅长吧?

“海未——!...我说过不要叫我小姐了。算小鸟我求你了吧?”

“可是那是您的母亲的命令,小姐。虽然我也很想叫您小鸟。”她牵起南的手,在手背上轻轻落一个吻。“下午茶喝什么?在下去帮您准备。”

“...什么都不想喝!让我安静一会儿吧,小海未。去问一下渡边叔叔今天还有没有芝士蛋糕,有的话就给我带一点回来。”

东条希我祝你这段时间别想好过,不要谢我。南小鸟在心里默默念着。至于为什么,她和单向认为的罪魁祸首希当然很清楚——

南小鸟和东条希的秘密赌约,内容是如果园田海未在对这条赌约不知情的情况下能叫南小鸟以“小鸟”的话就算小鸟赢,反之则是东条胜,赢者享受输家请客的半年份的芝士蛋糕。

哇塞,是不是很少女啊!半年的芝士蛋糕只需要自己亲爱的执事唤一声自己的名,多简单的事情哟——开什么国际玩笑。南小鸟后悔极了。当初为什么要和那个开了老金的神棍赌这种辈子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啊!

你看看这个神棍家的小绘里是多么聪明,只要希一个眼神马上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哪像这古板却又可爱至极的小海未,连叫一声自己的名字都有万分顾虑。

所以小鸟又很自然地把锅甩给了自己可亲可敬的母亲——

亲妈,绝对是亲妈。你看看对你多好,生怕你受到不公平待遇。东条希这样评价道。

喂这本身就是不公平待遇吧?!

“一句话换半年的芝士蛋糕,对亲爱的小鸟可一点不亏哟。”

“欸。”

趁海未不在,想起希这句话的南小鸟长长地叹了口气,坐在秋千上。

园田海未啊园田海未,哪儿都好的小海未!大和抚子,弓道精英,刚强正直,怎么就是不能在情商方面开点窍呢?伟大的以利亚先知怎么早没有告诉南小鸟她会迷上这样一个可爱的小海未,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信仰耶和华?

双脚轻轻往地面一点,紫藤点缀的秋千便开始和着清风缓缓摇荡起来。

小鸟的芝士蛋糕啊...

东条宅。

东条希现在对南家状况当然是幸灾乐祸并对小鸟抱有充分同情心的。可怜的海未要是知道自己被拿来打赌会怎么样呢?

“希好像很高兴啊。又遇到什么好事了?”

“嗯哼。和可爱的小鸟打了个赌,不过现在看来她很难赢了。不过我的小绘里,你得想想,半年份那么多的芝士蛋糕,我会胖的。”

“那就减下来——”

然后这个白痴绚濑被自家小姐狠狠地瞪了一眼。

“呃,我的意思是,希选择可以不吃,或者把它们丢给我处理掉。”

“绘里亲,为了奖励你的说话之前不先过一遍脑子,麻烦你去准备请小鸟这两天过来坐坐,最好带上她的小海未。”希笑着对俄国佬说。然后背后发凉的金毛狐狸靠自己的种族优势一溜烟地就没影了。

然后非常意外却完全在情理之中的,两位受自家最高指挥官调遣出征的可怜执事路上碰到一起了。

绚濑怀着一肚子的心思从东条宅踏上了前往南家的艰难之路。说实话,她不想看到希增肥,也不想天天看到芝士蛋糕,如果换成巧克力蛋糕她倒可以考虑考虑。她倒是想看看自家上级第一次打赌输了失望的神情以及有没有奇迹存在让石头蹦猴、铁树开花。于是她坚定又自觉地给自己赋予了丘比特的使命。

“绘里啊,我好像把尊敬的亚哈王给得罪了。我说,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要我说,你需要以利亚先知来引领你了,你才是固执的亚哈。要救你的以利亚可就在你面前,听着,海未。”

绘里装模作样地清清嗓子,准备向眼前这根完全没可能发芽的金丝木头传授她的绚濑家独门开花秘笈了——传什么传,泄个密再教教她怎么做不就大功告成了。哦,连我都不得不赞叹自己了,噢,绚濑绘里,这个聪明勤奋的丘比特!

“你可爱的小姐需要你的帮助,而这个帮助关乎她这很长一段时间的好心情——和她的芝士蛋糕。你会帮吧?”

“当然。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伙计。”绘里心满意足地点点头,鼓励性示意般拍了拍完全处于懵逼中的海未的肩,“事实上...耳朵凑过来,你不想我在回家路上死掉的话。”

“这么严重啊。”海未严肃地回应道,把脑袋凑过去,只不过听完这以利亚的话之后脸色一下就变了。

“半年份的芝士蛋糕就押在我身上了?这可真是胡闹。”

“嗨呀,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可别把我卖出去。至于接下来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年轻人,做人不能那么死板。以利亚先知还要按耶和华的嘱咐去指引其他迷茫中的羔羊啦。拜拜,小海未。”

绚濑绘里像完成人生使命如释重负一样顿时感觉心情舒畅,啊,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南家的花园是彩色的,南家的秋千是紫色还带点灰的...什么,带点灰的??

绘里马上意识到自己还有艰巨的革命任务尚未完成,赶紧往花园那边赶了。

“要我说,のぞえり念着真顺口,和你们一样腻人。”

“咱可觉得ことうみ的上口度可不比这个差。”

“我还ことえり呢。”

“嗯,のぞうみ也不错。”说道这里,东条希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以表赞同。

“哇,希你就继续扯吧!又嘲笑我。”

“啊勒啊勒,那可是小鸟的意思了,和咱可一点没有关系。”

万恶之源东条希,南小鸟求你了,什么时候能稍微有自觉一点,上帝开眼吧。

“那么咱们换个愉悦点的话题...”

南小鸟感到生活充满希望和阳光。好哇这家伙终于!

“你的芝士蛋糕有着落了吗,亲爱的小鸟?”

南小鸟我收回原话,并把它改成生活阴霾密布希望渺茫。东条希啊东条希,你什么时候考虑一下内心在滴血的脆弱的小鸟的感受好吗?

“甭提啦。现在是不是就差小鸟认输并支付赌金啦?”

门哐哐哐地响起。

“请允许我带着二位的下午茶进来,绘里翘班了。那么我尊敬的小鸟小姐,请你开门吧。”

“好哇,希你看看,你可爱的小绘里又去招蜂引蝶啦。就这一点我还是给我的小海未打满分。等等,希,她叫我什么?”

“她叫你小鸟。”希感觉简直人生奇迹自己都快要流下激动和感动的泪水来就差拿自己的浅色丝巾掩面哭泣了,小鸟终于要嫁出去啦,做父母的真累。“你不是说她这辈子没希望了吗?”

“但愿我的小海未的脑子开窍了。”

然而生活就是一场戏,就是这么戏剧。

等她手中的两杯冰冻柠檬汁刚刚放好,南小鸟就激动地抱住海未。

“海未啊,现在的我爱你就像爱着潮鸣时的大海和香甜的芝士蛋糕。不是母亲说不可以吗?”

“只要不当着您的母亲的面,那是可以的。人得学会变通。”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道理?我可没教过你。”

“哲学来自生活,小鸟。”

一旁沉默一言不发的希好像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是哪只调皮狐狸让这个可爱的小海未嘴皮子突然这么厉害了?

当然,首先她得掏腰包。

看着小鸟开心地准备享受她的午茶时间她的芝士蛋糕了,海未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地给绚濑插香烧纸。

她很无奈地表示,自己已经一个月没见过绘里了。

嗯...好吧。其实芝士蛋糕的味道也不算坏?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