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绘希】如影随形(上)

车站的故事

——

东条希喜欢无事的时候趴在自家窗台上张望。

望什么呢?什么都可以。

抬头是清澈的天空,偶尔夹携着几丝轻云。晚上若是天气好,说不定还能看到几颗星星。

楼下对面一个小车站,有点年头了,棚顶已经有点破旧。偶尔会有几个人站在那里等着早班车。

看行人路过也是很有趣的。有些时候总会有一些赶着时间的上班族叼着一片面包,衣服都还没搭理好就慌慌张张地拿着提包跑了出来,却只能望着汽车渐渐驶远而叹气。

最近车站的常客多了一个人。

虽然不认识。不过也没有关系,因为东条希都不认识,只是觉得看着久了就眼熟了。

比如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纪稍微比自己大一点的先生,大概。七点左右他提着一个黑色小包出现在车站,有时候手里面会拿一份当天的报纸。当然,报纸是不是当天的,这都是自己猜的。还有那位老先生,看起来非常精神,背有点佝,每天都会坐上去城南的巴士,东条希猜,他是去那个安静的小公园散步或者晨练。

而这个人看起来和自己年纪差不多,一头惹眼的金发,扎成马尾高高束在脑后,着装干净简练,希猜她是外国人。

她不像他人那样焦躁——或者说,还有点呆呆的,看起来挺可爱——在其他人或是急得跺脚原地打转或是埋头看手机时,她盯着楼下的花店出神。

哦,楼下那家花店是小鸟的。有时候去花店看看她,看到值得记录下来的东西的时候也会拿起笔画下来。比如现在还躺在画板画纸中的几朵百合花。经常地,还会遇到一位深蓝色长发的女子,她的气质,应该有点像大和抚子吧。每次提起她,小鸟都会笑,"小海其实很可爱的呢。"

金发女子每天早上都会在八点左右非常准时的出现在车站,顶多偏差几分钟。

她偶尔会带一两本书在身上。希看不清楚书的封面,不知道书的名字,不过她没必要知道的。她只是单纯对这个人感兴趣。

那个人坐在长凳上,风轻轻把她的马尾吹得晃起来。她将有些吹乱的发丝撇在耳后,把摊开的书又翻了几页。

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如天空一样澄澈的蓝。这会让希想起纯净的冰晶,透明光亮。

突然有点想认识认识她了。

——

绚濑绘里每天都会在离出租屋不远的小车站赶公交。

她经常坐在车站的金属长凳上,有时看看自己随手从书架抽的一两本书。

本应该是索然无味的等车过程,却因为一次自己无聊的抬头而变得有了点意思。

对面楼上的窗台趴着一个女子。紫色长发束成单马尾搭在肩旁,祖母绿的眼眸像一汪深潭。

绘里觉得这是偶然,可后来的日子都能看到她。

那人很美。笑得也很美。绘里只能这么说,她觉得自己贫瘠的词汇完全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了。

又怕她一低头就看见自己,只能装作看对面的花店放空。那是学妹园田的朋友开的,虽然自己严重怀疑对方是不是和她只是朋友关系那么简单。不过花真的很不错。

——

希突然想提画笔了。

她看了看那张画了一半的百合,微笑着摇摇头,把那张画取了下来。

对不起小鸟了呀,说好了要送给她的。

不过确实是很好的素材。非常简单朴素的街景。用来练习再好不过。

其实是想画她。

没办法嘛,那一抹天蓝真是太吸引人了。

——

这段时间绘里又有了新发现。

那个人多了一个画板。在拿笔画着什么。有时或许是终于修得满意了,那一潭碧绿弯成一丝月牙。

笑得真是好看。

她猜她是画家,不过实际上对方并不是,只是一个爱好罢了。

她猜她在画天空,不过她又错了。

怎样也想不到对方在画眼眸和天空一样空明的自己。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