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绘希】辉光


月光轻洒在窗间,漾开一片。正对上开着的窗的黑色毛绒小熊沾上一层银辉。

绘里蜷在被窝里,翻来覆去久未入眠,索性踢开被子,把软软的枕头垫在背后,拉亮了床头为方便而设的小灯,抽出床头柜上小书堆中的一本摆在旁边。

伸手想去拿离枕头不远的手机,又顿了顿把手缩了回来。

用手随意地翻了几页,却又不想去看,满心都想的是另一个人,或许她也还没睡吧。

所以还是把手机攥在了手里,给通讯录里那个特别标注发了条短信。

[还在忙吗?]

很快地接到了对方的来电。

"哈...えりち。这么晚了不睡?"软糯糯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那是让绘里感到心安的声音,"已经十一点了呀。"

"睡不着..."绘里把毛绒小熊抱在怀里侧了个身,揉了揉黑熊小巧的耳朵,"很无聊。"

"都是希丢我一个人在家里嘛。エリチカ不高兴了。"说着又捏了捏小熊的脸。

希笑着把手中的笔放下,躺倒在转椅上,"咱也不想嘛...不过石田老师不放咱回来,咱的论文还没写完呢。"

"咱嘛...也挺想和えりち一起哟?"

短暂的安静了一会儿,希端起装有半杯咖啡的马克杯,轻轻抿了一口。

"想えりち了。"

绘里觉得自己脸可能有点烫,把脑袋埋在被子里,又小声的应到,"我也想希。"

"呐,えりち什么时候放假?"把手机放在一边点开了免提,噼噼啪啪地按起了键盘。

"我?放不放假都一样嘛——"她坐起身。"都是一样闲。"

"嗯,也是呐。要不要到时候...呜哇!ボール你干嘛啦!咱的塔罗牌!"

白色小犬咻地蹭了上来,把小桌上塔罗牌搭成的小屋给从头到底掀了。希拿它没辙,谁叫当初两个人决定养这家伙的时候它还只是只听话的乖孩子。

"诶?还忘了有这家伙了..."绘里挠挠头,要是它能听明白,还不送她一个萨摩耶限定版冷漠。

把白毛犬安顿好送出房间门,希才又坐回转椅上,输入最后一段文字。

"石田老师怎么样了?听妮可说最近他身体不是很好。"

"这个えりち就不用担心啦。每天上课讲得眉飞色舞的,比咱还精神。"她伸了个懒腰,保存好文档后迅速钻进被子里。

"ボール呢?有没有又给你捣乱?"绘里趴在窗台上,能看见零零碎碎的星星。希应该也看得见吧?

"哈...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太调皮了。或许是因为咱一天也太忙。"

希看向窗,今天的天气虽然不是很好,月亮躲在云层后面,但还是留下几颗星闪着光辉。

"要不我过来住?"

"可以呀。"希愣了一会儿说,"不过呢照顾ボール的重任就要交给えりち了。"

"......"从小就与猫犬不和的小绘里表示,要不是希想养,才不会同意带萨摩耶回家的。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绘里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长短二针刚好重合。

"希——记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

“今天周日呀...”

说的才不是这个!笨蛋のんさん,エリチカ很生气!

不对不对,再想想——

唔...是6月9号周日呀。没有错嘛。电话那头的人也困惑起来,有什么不对吗?

“...所以真的是忘了吧!”

诶?

“生日快乐,のぞみ。”

“...谢、谢谢。”

希突然有些失措的反应让绘里感到好气又好笑。

“那...えりち...礼物?”

“可有好好准备哟。”

沙发角落被塑料纸包装得好好的白色小熊静静地躺着,迎着皎洁月光。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