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潮回流

忙成狗头

以前的弃文片段,实在没有时间也不会捡起来写了吧

戴安娜中心
纪念一下自己入戴亚已经一年多了

沉闷的空旷房间里,戴安娜·卡文迪许随手翻阅着现时略显无聊的厚重古籍,书页的沙沙声和墙上古老挂钟的钟摆摇晃所发出的便是这个安静房间仅剩的声音。

没有什么阳光。云层遮挡住本来应该倾泻下来的灿金,天空也只留处于黑白正中的那般颜色。

她又注意到书桌上的一张用木制相框装好的相片。是两个孩子天真无虑的笑颜。不消说,其中一个稍高的便是自己。将双手紧紧抱住她的是有着栗色短发的女孩。

戴安娜深重地叹息。

那人离开已经十年有余。

纷飞战火将她们拆散。火焰吞噬燃烧的街道、血液飞溅沿着冰冷的剑身缓缓滑下、远处传来幼童无助的哭喊,那般绝望的场景是卡文迪许永远不能忘怀的噩梦。

那是一场来自权力争斗的洗礼。

须发尽白的管家用爬满苍老痕迹的手艰难地将幼小的大小姐紧紧抱住,安慰她,一切会过去的,都会好起来的,我们离开这个破败的地方,回瑞希安郊区去。

“您不能再进去了!”

几番尝试无法挣脱有力束缚的戴安娜只是紧咬着牙关,手里死死地握住一张照片,泪水静静地沿着被远处火光映得略显苍白的脸滑下。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哭,这是家训。

卡文迪许家的人不能因为无关紧要的事情流泪。

但到底什么又是“关紧要”的事?难道亚可·卡嘉莉的命不重要吗?那个陪伴自己数年的孩子在这场久不平息的战乱中能一个人幸存吗?

“为什么不救她...亚可...”

“抱歉,大小姐,我们...我们来不及。”

管家满含歉意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

她终于再无法忍耐地啜泣起来。

从友人处得到消息,这段时间拜德地区的骑士团会来瑞希安附近驻扎数日。今天便是他们进城的日子。有传言亚可就在他们之中。

戴安娜执意要去碰碰运气,虽然命运女神并不会一直眷顾她。

“大小姐。”

安娜耐心地站在门口等候戴安娜的指示,见戴安娜又在望着那张免于被战火撕毁的照片,她安静地没有再说话。

“抱歉,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到你来了。”

被达里尔姨妈的下手监视得紧,想要出去就只能耍耍把戏。这很明显不符合戴安娜的作风,但在卑鄙者面前谈正直无异于讲笑话般的空谈。而她能完全信任的人,寥寥无几。

“我要去首都哈梅尔一趟。请你务必帮我保密。如果他们发现我不见了,”她说着看了一眼已经锁上的门,“就说我去圣堂了。”

“好的,大小姐。”

安娜微微颔首示意,退出门外,顺手带上了房门。

她现在需要一件很适合她的装饰有金色纹路的宽大的白斗篷,配色和哈梅尔这座城市的象征色无异——象征着澄澈圣洁。这也方便自己混进集市拥挤嘈杂的人群中不被认出。拉低了风帽帽檐,几番确认自己没有遗漏任何所需物品时,戴安娜从窗一跃而出。

“Tia Fraere!”

目的地锁定在了坐落于城郊中心的圣堂,她骑在扫帚上于迎面呼啸的风中疾速飞行着,此时的高度可以俯瞰城郊不错的景色,不过她并没有那个心情。

哈梅尔是一座宏伟水城,周边散布着不少湖泊和瀑布,其地方标志性的高大建筑也是在水流冲击之中屹立不倒。白色的墙上装饰着或蓝或金的花纹,那是保卫这片地区的守护者的颜色。

用简单的魔法击退了几只不要紧的魔物格雷特,她很快地赶到了伫立于水流中的巨石之上的高大殿堂,门前的独角兽雕像以前身跃起双蹄腾空的姿势迎接着下任神官,头顶的翠色犄角隐隐闪烁光辉。

戴安娜将手置于装饰着有金色纹样的厚重的大门上,一阵幽绿的光芒从门缝中渐渐散发出来。

一阵沉稳温和的女声在她的耳边响起。

“欢迎你的到来...”似乎还带着笑意,“卡文迪许。”

封印松动的大门缓缓被推开, 映入眼中的是明亮的圣堂内部。两侧的墙上是众多与神明或古老传说相关的挂画一类,空白之中浮现着天界的密语。从门前通向内部的女神以实玛利的石像伫立之处铺有长长的羊毛毯。作为石像的女神面容和蔼,眼神柔和地注视圣堂内的一切。

“您就像是一位观察者,以实玛利大人。您看透世间万物,却无任何作为。”

她虔诚地左膝跪地,在地面上书写着特殊的阵法低声吟唱,石像巨大的基座上镶嵌的海蓝宝石产生着微妙的共鸣,戴安娜听从着神明的指示。

“所以我才需要一位值得信赖的神官代我执行天界的意志。取下它吧——那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

当手指触碰到蓝晶的那一刻,她清晰地感到一股纯粹而强大的魔力蕴含其中,那是家族世代相传承的古物。

“你和你的母亲很像。”女神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呢。”

“不...我当然做不到像母亲那样伟大。我敬佩她。”

戴安娜摇了摇头。她的母亲愿意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城镇消耗大量的魔力来恢复饱受战争摧残的它,可她自己还没有那样的勇气敢这么做。她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珍贵物件。

“作为卡文迪许家的一员,这是我的骄傲。”

“你这身行头不像仅仅是来作别的,戴安娜。是要去那个城镇看看吗?”

“不——恕您谅解,我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

她毕恭毕敬地行完礼,“想在继承这份责任之前,再去历练一番。”

沉默许久,似是思考以后,那庄严的声音再次回响。

“去吧。”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