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潮回流

忙成狗头

【威欧】Candy or Medicine?(下)

*联文下篇,前篇看她→ @看什么看没见过懒癌吗
*入坑试水摸鱼,ooc属于我
*祝阅读愉快

威尔士开始回忆起昨日俾斯麦和胡德二人的种种细节。先是非常热情地帮自己和欧根推掉了接下来几天的工作,然后非常热情地给自己提供莫名其妙的帮助。

果然这二位是串通好了算计自己吧。

不过现在再埋怨谁也没有办法。欧根现在正躺倒在威尔士的怀里舒服地发出呼噜声,威尔士一忍再忍不过还是伸手去捏了捏那实在是太过逼真的猫耳。

意外地手感很好?

“威尔士...”

浅眠的猫儿睁开了赤红的眸子有些迷糊和不满地看了她一眼。

“...嗯?对不起。”威尔士正有些出神想着没了工作这几天该怎么过,她抱歉地用脸贴了贴欧根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

“之前一直没抽时间陪你,这几天就安安心心地一起过...”

话音未落房门便被哐哐哐敲响,急促的敲门声让威尔士认清了事实。

安心?不存在的。

威尔士打开房门便对上了胡德那双清澈湛蓝的眼睛,但现在在她看来只充满了狡黠。

“不好意思打扰了,早上好亲王阁下——这是你今天的功课。”胡德仍是带着和平常一样的温和笑容,递给威尔士一包书本。

“...谢谢你胡德小姐但是我皇家同盟早10级了还是请回吧”威尔士甚至说话没来得及断句就想要关门,但胡德先行一步推住门拦下了她。

麻烦大了。

“这么着急可不是皇家人的作风,威尔士。”那份柔和笑意夹杂着几分不容拒绝的严厉,“你先看看是什么,再下定论,也不迟。”

威尔士只能硬着头皮把那叠书收下,随后她发现事情哪里不对劲。

“养猫指南、育猫手册...”她眼前差点一黑,“胡德,你背后是不是还藏着逗猫棒?”

“没有,你放心。”

威尔士轻舒一口气。

“是猫薄荷哦。”

她又倒吸一口凉气。

不愧是皇家海军的荣耀,胡德女士,想得可真是周到啊。

“好啦,放轻松。只是来看望你们的而已。威尔士,把握机会哦。”



什么养猫指南育猫手册无非只是做做样子,这三天说不定有什么大戏等着她们看。连指挥官都给威尔士下命令了,这段时间工作全部丢下,就当是为了第一舰队。

不过显然,那些都不是她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麻烦。

“你在生我气?”

欧根背过身去没看威尔士。

“你猜。”她嗤地轻笑一声,双手抱膝蜷成一团坐在床沿。威尔士背对着她看不到欧根现在是什么表情,也没再问,站起身去给欧根兑药。

“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猜来猜去。”

威尔士皱了皱眉,手中的药片差点抖落到地上。

“那。我说的话,没有哦。”欧根仰头,两眼望着窗外。

真心、又或者是虚情假意,只有自己能看得清楚明了时方可判断。倘若欧根不愿意告诉她,无论怎么追问、得到什么回答,也不可能消除自己的疑虑。

威尔士一度以为自己很了解欧根,现在她又对这份“了解”产生了一丝丝动摇。欧根真的很难捉摸,她挂在脸上的笑意常常都不是发自内心,这一点威尔士倒是能一眼看得明白。但或许就是这样才会给她造成自己了解欧根的错觉。

她到底在想什么,除了有时会给自己明显的暗示,其他时候通常很难揣摩。仿佛一层障壁隔断了两人之间更近一步。

所以有时候捉弄她才显得额外有意思。

不过现在有一样东西非常轻易地就把欧根出卖了。她的尾巴耷拉着显得没什么生气,明显地暴露了她现在的情绪。

看来确实是在生气,而且原因,多半是自己很少陪她罢。

威尔士悄悄地一把捉住了她的尾巴,欧根惊得身子一抖,有些恼怒地偏过头来,赤红的眸子不满地盯着她。

“你干什...”

话还没说完就被威尔士凑过来的突然一吻给硬生生堵了回去。虽然那吻并不激烈。

“我希望你能对我坦诚一点,欧根。”

威尔士说得很严肃,一把摁住了欧根准备抽走的手,免得她再拉开距离。

“就算是生气。”

左手抚上欧根的脸颊揉了揉她的脸。

“也请告诉我。”

两人就这样对视数秒。

“呵呵、真是...”欧根实在耐不住笑出
声来,“有时候也会像个小孩子一样较真啊,威尔士。”

“这可不是较真——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你总会明白的。”

欧根终于正对威尔士,双手抱住她。

你总会明白的。

希佩尔也对威尔士说过同样的话:时间一长你自然会懂,所以不要来问我。

“所以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威尔士。我可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她指了指本不应该属于她的一抖一抖的猫耳朵。

“...只是个意外。”

“真的要生气果然还是舍不得啊~”欧根若无其事地伸了个懒腰,“当然因为是你,威尔士。”

时间是会把人筛得支离破碎的。她经常这么想。不过倘若是她们的话,或许反而会更加出类拔萃也说不定。

她也说不清楚这结果是好是坏,不过至少,那层障壁或许开始慢慢消解了。


评论

热度(33)

  1. 看什么看没见过懒癌吗溯潮回流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