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零支线详细整理(对白+流程攻略+手帐)

零线攻略参考走这里 传送门

零支线的分支选项真的是异常的多......毕竟支线的选择是不会影响到整体剧情的,各位按自己的喜好随意吧w

必要条件:①救西比尔老师
          ②解放全区域
          ③共计8次行动

送礼:多肉植物/小洋裙 +8
      (通用)蝴蝶胸针 +8
      ⚠️葡萄酒 +2
      其余都是+5

注:以下涉及用户名称的全部用[指挥使]代替了,旁白用括号括起来了。
 

手账:

 

白纸般纯净的女孩子,非常聪明,对这座城市中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想要去各种各样的地方看看。

带着她去看之前没看过的风景吧!

 

→解放高校学园,手账更新:

 

零好像有事要说,来到了我的房间。去听听她想说什么吧?

 

→巡查中央庭,支线[零的想法]

 

零:......唔......

     ......嗯......

指挥使:(分支选项)怎么了?/好像想到了什么?

零:那个......[指挥使],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零想看看这个城市。

     之前叔父不许零到屋子外面去,所以只能在房间里看书。

     难得到了新的城市,零还没有见过这个城市的样子呢。

指挥使:(分支选项)不需要跟我汇报的 / 一个人没问题吗?

(选择了“不需要跟我汇报的”)

零:啊......嗯......对哦,已经不是在叔父的家里了......嘿嘿。忘记了。

     那么,零这就出门啦!

     我只是在附近逛一逛,[指挥使]不准跟着来哦。

指挥使:咦???

(零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门外。)

指挥使:(唯一选项)果然还是要跟上去吧

 

(在学园的门口,发现了正在好奇地注视着教学楼的零。)

零:嗯......果然比私人教室要大很多呢......

     跟传闻一样......还有好大的操场......

     但是同时面对太多学生,这里的老师是怎么样保证教学质量的呢......

     啊......[指挥使]。还是跟出来了啊......

指挥使:(分支选项)因为很担心你/这附近很危险

(选择了“因为很担心你”)

零:这里,是城市中呀,还是黑门已经消失的地方。

     不过,难道是消除黑门的时候,这里发生过什么事吗?

指挥使:......啊......是发生了一点事情。

(其实发生了很多事情。珈儿,泰丝拉,西比尔......)

零:嗯。那个......能麻烦你蹲下来吗?

指挥使:诶?......你这样说的话.......

(有些莫名地在零面前蹲了下来。零伸出手来。)

零:(摸头摸头)

指挥使:......!

零:有所牺牲,也有所拯救,[指挥使]能够把这里的黑门破坏,已经很努力了喔。

(柔软的小手安慰般地在额前拍了拍。)

零:[指挥使]真的很了不起了。

指挥使:我......

零:除了在这里,[指挥使]是不是在这座城市的其他地方,也留下了很多的痕迹呀。

指挥使:嗯......姑且算是吧。

零:那零要去看一看。

指挥使:(分支选项)这回还是不让我跟吗?/ 我带你一起去吧

(选择了“我带你一起去吧”)

零:零可没说一定要[指挥使]带着去。

     我走啦~下一站是去东方古街哦~

(好感+5)

 

手帐更新:

零想要出去玩当然没问题......但是为什么要强调不让我跟上呢。稍微有点担心,我就这么不受信任么......就这样贸贸然追上去,会不会被讨厌呢。

 

好感达到定值,手帐更新:

我们的关系已经挺亲密了,应该不会被讨厌吧?赶紧去东方古街看看吧。

 

→巡查东方古街,支线[零与东方古街]

零:这里很特别呢。好像书上的世界一样。

     我在书上看到很多描绘东方古代建筑的段落,没想到在现实中也能遇到呢。

老板娘:钵仔糕~麦芽糖~糖葫芦~

           这位小姐姐要不要买一点零食啊。

零:东方的点心,好可爱!

     那么,请给我两个这个~

老板娘:多谢惠顾!

(零的左手拎着两袋麦芽糖,右手带着糖葫芦,心满意足地往前走着。)

零:嗯......?这家店,看起来有些奇怪呢。

钟函谷:哎呀,这不是零嘛。

零:贵安,请问你是......谁呢?

钟函谷:零不记得我了吗?

        哈哈,我知道了。没事没事,是我看错了。

        那么就让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钟函谷,如你所见是个商人哦。

        要进我的店铺逛逛吗?

零:?

     零自己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不过......老板,零可以问你关于[指挥使]的事情吗?

钟函谷:当然可以,[指挥使]的情报价值只值一根糖葫芦。

零:哇——那么,给你!

钟函谷:嗯嗯,那么就从我第一次见到这家伙开始说起好了......

(过了十多分钟)

指挥使:呼啊......呼啊......终于追上来了。零,钟函谷,你们刚刚在干啥呢?

零:呜......

指挥使:咦?为什么露出这种眼神?钟老板你跟零说了些什么?

(零一下子扑上来,用力抱了一下。)

零:[指挥使],我要走了哦。你不要跟上来哦~

     零接下来,要去中央城区看看啦~

指挥使:咦,等等——

(零的身影一下子又消失了。)

指挥使:钟老板你到底跟她说了些什么啊。

钟函谷:我只不过把你解放东方古街的事情告诉了她。

指挥使:......都是些旧事了......

钟函谷:她这样要求了,我也没什么损失,当然就告诉她啦。

        我说,[指挥使]呀......你知道零现在站在你面前是多么伟大的奇迹吗?

        唉,我直说了吧。这个零“本不该”出现在这个时空。

        也许就跟无数个安托涅瓦的传闻一样,她也是来自另一个时间的人。

        所以呢,你就对她更好一点吧,或许哪一天就突然消失了呢。

指挥使:......她,会消失?

钟函谷:也不好确定,不过抓住当下绝对不是什么坏选择哦。

        好啦,快去吧,她都这样说了,是非常希望你能追上去的哦。

(好感+5)

 

手帐更新:

据钟函谷描述,零从钟函谷这边问到了我曾经解放东方古街的故事之后就红了眼睛。我的故事有这么催人泪下吗......唉,总之先赶紧追到中央城区看看吧。

 

→巡查中央城区,支线[零与中央城区]

莱奥斯:......喀。

零:好棒,好棒哦!是机器人!

     不对!是机甲战士!

     以前研究了好久,但是因为能源问题统统作废了。没想到真的有人把这个做出来了,好棒哦。

莱奥斯:......喀。(慌张)

零:是依靠什么运转的呢?是用什么担当动力的呢?

莱奥斯(后退):......喀。

指挥使:零——你凑太近了。

零:啊......呜,不好意思,看到知识相关的东西,就忘乎所以了......

莱奥斯:......喀。

零:诶,走掉了。

指挥使:大概是回去了吧。你看他身上的那些购物袋,是出来采购的。

零:让这么昂贵的机甲战士来采购物品,真是物尽其用的想法呢!

     啊,它上了轻轨,呐,这个轻轨线能通到哪里去呢?

指挥使:最远大概是......跨海大桥附近。

零:嗯......[指挥使],你在这里是不是也有过一段故事呀?

指挥使:算是吧,在轻轨顶上跳来跳去消灭怪物和黑门......真是不想再回忆一次了。

零:[指挥使]总会有我意想不到的经历呢......我还以为,每个黑门的消灭都是非常普通,非常简单的事情。

指挥使:(分支选项)其实都非常艰难啊 / 主要难的不是黑门......

(选择了“主要难的不是黑门......”)

零:嗯嗯,听了前几个故事,我已经充分感受到了。

    啊,那边那个在海面上的是什么呀?

指挥使:诶......那是研究所......

零:那里的黑门也是会被[指挥使]处理掉的吧。

    好的,零的下一站就是那里了~

指挥使:等、等等,那里很危险的啊!

(好感+5)

 

手帐更新:

在中央城区找到了零,她正在对莱奥斯这身先进机甲两眼放光......看不出来这么软软小小的女孩子竟然会对机甲感兴趣。

之后零缠着我说了在这里战斗的故事,看来零是对我在城市里讨伐黑门的事迹感兴趣——因此想要走遍全城,莫名的有点自豪是怎么回事。但是不需要躲着我嘛。真想跟她再亲近一点。

 

好感达到定值,手帐更新:

介于上次零坚持要去海底研究所,如果不带她去的话一定会偷偷地一个人跑过去吧,那里实在很危险啊......有点困惑为什么零一定要到那里去。

 

→巡查研究所,支线[研究所]

零:................

指挥使:零?

零:...........唔。没什么,这里......零不喜欢......很压抑,很难过。

     呐......[指挥使]在这里,一定进行了很困难的战斗吧......

(零在监控室里走来走去。动一动这里,动一动那里。)

零:果然这里还有,找到了。

     零找到了系统清扫前的一些网络日志。里面有一些[指挥使]的战斗日志呢。

指挥使:(分支选项)这你都找得到啊...... / 哇不要看

(选择了“哇不要看”)

零:零想看呀。现在跟以前不同了,资料只要上传到网络上进行储存,就一定会留下痕迹,无论是复原还是修改都非常容易。

    零找到了这里的储存机,里面装着备份资料哦。

    无论是帅气的还是狼狈的,都想知道,毕竟是[指挥使]的记录呀。

    呐,来帮我一下,把这个机器搬走好吗?

(零指着角落里一个冰箱大小的装置。拗不过那充满希望的眼神,我上去试着搬了一下。)

指挥使:嗯......好像也不是很重......

(能够轻易搬动,但是......)

零:辛苦啦,麻烦搬回家吧。

(要搬回家啊?!)

零:嗯,麻烦你了。(摸头摸头)

指挥使:这时候不需要安慰啦......

零:不是安慰哦......这是咒语。抚摸抚摸,疲劳飞走。

(治愈的光从零的掌心漏了出来,疲劳一时间全都不见了。)

指挥使:咦,这是......

零:只给你一点点哦。呐,我们快走吧!

 

(后来,依着零的要求把冰箱......哦不,储存机搬回了加。只要累了就会被零摸摸头然后补充能量。感觉自己的身体是真正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电池。)

指挥使:零......要这东西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零:嘻嘻,秘密。嗯......接下来我就......

指挥使:还要出去?!

零:嗯~这回要去旧城区啦。拜拜~

(好感+5)

 

手帐更新:

零不喜欢研究所的气氛,但是好像对研究所里各种各样的科学仪器非常感兴趣,还特意让我搬了一台回来......莫名其妙的担当了苦力,但是有零的治愈能力所以感觉还是很轻松的,好吧,谁叫我是她的指挥使呢,就继续陪着零把接下来的区域逛完吧。

 

好感达到定值,手帐更新:

零已经到达旧城区的图书馆附近了,去看看吧。

 

→巡查旧城区,支线[图书馆]

零:图书馆......记载着城市历史与故事的地方......

     ......总感觉......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啪嗒。书落下的声音。)

零:咦......?

     请问,有人在这里吗?

指挥使:终、终于找到了......

零:是[指挥使]呀。我还以为是什么奇怪的人。

     我正在找人告诉我,这里的黑门被破坏时候的情景。

指挥使:嗯......薇拉任务结束后就回中央庭了,艾露比不知道在不在......

小八:你是要找艾露比大姐头吗,她出门去啦。

零:那,你可以告诉我,[指挥使]在这边破坏黑门时是怎么样的情景吗?

小八:那敢情好啊!我可不是吹,那时候我可是全程看到尾的!绝对没有人会比我说得更加详细了!

零:太好了!请务必全都告诉我哦!

小八:哎呀,小小姐是指挥使的粉丝吗?

零:嗯,姑且算是吧!

小八:好的,那我就说了,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指挥使:(分支选项)阻止他胡说八道 / 算了听他说吧

(选择了“算了听他说吧”)

(小八唾沫横飞手舞足蹈地添油加醋说完了他脑补的旧城区黑门破坏事件。不过讲到一半就编不下去了,需要让我来从头讲过。)

零:原来是这样呀。真的好惊险哦!

指挥使:所以这个家伙其实在胡说八道啦。

零:其实呢,小八先生也说得很精彩,他只是用自己的角度来讲述了自己认为真实的事件哦?对吧?

小八:哦哦哦......多么可爱的天使啊......

指挥使:请不要用奇怪的眼神注视我的神器使......

零:这样一来,旧城区的也收集完成了。

指挥使:你在做什么奇怪的集邮活动吗......

零:秘~密~赶紧前往下一个地点吧。是海湾侧城哦~

(好感+5)

 

手帐更新:

 

在图书馆,虽然是听人胡说八道......但是零看起来非常开心的样子。听完了故事之后,她还很有礼貌地感谢了小八,真是个亲切的好孩子......

旧城区的巡查完成,零说想要去海湾侧城,不过......她这么小小年纪,真的可以......吗?多多关注她的行踪吧!

 

好感达到定值,手帐更新:

 

在海湾侧城中,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巡查海湾侧城,支线[零与高级餐厅]

(零还是第一次在这座城市里遇到“自己无法踏入”的地方。)

零:只是个高级餐厅而已吧,为什么我就不能进去呢!

保安:这可不是普通的高级餐厅,小孩子不能单独进这种地方,必须有大人陪同才行。

零:那,[指挥使]就算是大人了吗?

保安:是的。指挥使阁下已经可以随意进出了。

零:唔......

[指挥使]......

指挥使:嗯......没办法,那些毕竟是大人出入的场所呢。零看起来太小啦。我带你进去吧?

零:......哼。

(零轻哼了一声,伸手拉住了我的手。咦,意外的非常生气呢。)

保安:有家长陪同就没有问题,请吧。

(带着零走进餐厅,来到了座位上,她还在耿耿于怀。)

零:没想到,[指挥使]在解放海湾侧城的时候,就是在这些地方进出的......明明自己也是个心态不够成熟的人。

指挥使:(分支选项)我冤枉啊 / 我已经是大人了

(选择了“我冤枉啊”)

零:反正,零不会永远都是小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的。

     零会变得更加成熟、更加耀眼,会成为不依靠任何人,独立又帅气的淑女,到时候要让你们全部吓一跳。

     什么高级餐厅,高级会所,全都可以随意进出。

指挥使:(唯一选项)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零:嘻嘻~

服务生:打搅了,请问这位小姐想要点什么呢?

零:唔......那就......这个烤羊腿如何呢?

指挥使:咳咳咳咳咳!!

零:怎、怎么了吗?

指挥使:(分支选项)对这个食物有阴影 / 被人当成羊腿咬过

(选择了“被人当成羊腿咬过”)

零:嗯?好像是很有趣的事情。快讲给我听,讲给我听吧。

指挥使:你就这么想听我出糗的事情哦......

零:因为,那必定是伴随着很帅很成功的事情发生的呀。告诉我吧~

指挥使:这是一个有关幻觉的事情了......

(跟零讲了一下之前围绕着海湾侧城的阴影......零听完后若有所思。)

零:嗯......不过零觉得,一直生活在梦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如果到底都没有醒来的话,梦和现实也就没有什么区分了。

指挥使:(分支选项)不能有这种想法! / 太危险了!

(选择了“不能有这种想法”)

零:诶嘿。

指挥使:又摸头......

零:因为,[指挥使]一旦着急起来,就很可爱呀,就很想让人摸摸头让你平静下来呢。

     明明是个拯救了城市的,这么了不起的指挥使,但是会在这种小事情上着急,[指挥使]很可爱呢~

(最终零没有点那些给我留下过阴影的食物。两个人说说笑笑地度过了一段美妙的用餐时光。)

零:接下来,就剩下最后一个地方了。

     那零就先去港湾区了哦~~

(也算是摸透了她的行进路线......去港湾区找她吧。)

(好感+5)

 

手帐更新:

 

零是真的很在意年龄呢,年纪太小很多事情都不能做,因此想要长大,想要变得成熟,我当然能够理解。

我们的全城巡回也剩最后一个地区了,追着零去港湾区吧。

 

→巡查港湾区,支线[是海]

零:海......是海......!

      是大海!

指挥使:小心,不要跑来跑去!

零:呐呐,[指挥使]在这里又是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呢,讲给我听吧,我想听!

指挥使:(分支选项)讲之前那头大鱼 / 讲遇到的神器使

(选择了“讲之前那头大鱼”)

(讲了利维利坦的事情。)

零:还有那么一回事呀。现在还能联系得到那条大鱼吗?

指挥使:估计不能了吧......

零:如果遇到它,真想让它看看,溯潮回流已经成长到很厉害的地步了呢。

     嗯......好,零的资料也收集得差不多了!

指挥使:到底是什么资料......

零:很快你就会知道啦~那么,今天零先回家了。

      你回家之后,要注意快递包裹哦~~

(女孩子一下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指挥使:快递......包裹?

(好感+5)
 

手帐更新:

和零逛遍了城市的各个区域!她看起来非常满足呢。不过最后说的包裹......是什么呢?回家之后稍微注意一下吧。

 

好感达到MAX,手帐更新:

正在家里待着,却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巡查中央庭,支线[最后的礼物]

零:唔,从城市里面收集到的东西......有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需不需要加上这个呢......嗯......钟函谷先生给的箱子很大,应该也装得下吧。

     啊,不对,这个不应该放在下面,要拿出来......

(悉悉索索,探身的声音)

    嘿咻——拿到了——呜哇啊啊——

(噗隆噗隆。咔哒。)

     咦。

(咚咚咚......)

     打、打不开了——!

指挥使:嗯?门外好像有奇怪的声音。

(开门)

          奇怪,谁放了这么大的箱子在门口......诶,有收信人,“给[指挥使]”?

零:............那个......

指挥使:咦?

零:那个............请、请帮零打开箱子......

(零的声音从大箱子里传出来。)

      呜呜......

指挥使:哇啊——我马上帮忙。

(手忙脚乱地把箱子上的盖子打开了。)

零:诶嘿......抱歉,想给[指挥使]做一个礼物盒,结果把自己关进来了......

      本来想给[指挥使]一个惊喜的。

(零挪了挪身子,接着从箱子里掏出好多信封。)

零:这是大家的感谢信。这个是钟先生的,这个是珈儿姐姐的,这个是幽桐先生的......

      零把在城市里面能收集到的,关于[指挥使]的故事全都放进这里了。

(堆得厚厚的......一大堆信......)

零:然后......这是零的感谢信。

(这是一封粉白色的小信封。)

零:在来到这里之前,零没有想过还能过上这样自由的生活。

     漂亮又自由的东方古街,多样又方便的现代街区,广阔的大海与飞翔的海鸥,零都非常喜欢。

     谢谢你把我接到这里来。

     零希望,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

指挥使:(分支选项)一定没问题的 / 还有很多地方没有看过呢

(选择了“一定没问题的”)

零:嗯,[指挥使],谢谢你,零一定会赶快长大,然后......

指挥使:嗯?

零:没什么,之后的事情,就等零长大以后再说吧~

 

零支线clear,手帐更新:

“感谢您一直以来的付出,这是我和大家送给你的礼物——”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