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戴亚】我要怎样你要管我哦?(下)

·不良戴和乖乖崽

·村里的梗,仅以拙作回报村民们ww

·ooc有,锅当然我的

·标题放飞自我,上下文风可能差别有点大,几乎等于一些段子接在一起

·还有一篇霖哥儿的和一篇老云的点文🐔明天补完课就来

——

6.

“戴安娜——戴安娜——”

亚可着急地敲着紧闭的门。她有好好地照戴安娜说过的话先按门铃,可是五分钟之后也没有人应答。

戴安娜不像是会磨蹭半天才会来给自己开门的人,她做事一贯干脆利落,更不可能把亚可一个人丢在门外。这只能说明卡文迪许现在不在家。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戴安娜会晚归这种事,亚可还没有想过。至少之前在给自己补习的时间里,她永远准时守信。

还是进去看看再说吧。

卡嘉莉在自己的裤兜里翻了一会儿掏出来一把看上去还很崭新的钥匙。这是眼前这屋的主人扔给她的备用钥匙,本想着永远没有用它的可能了,万没想到今天会派上用场。

钥匙插进门锁内右拧三转后她粗鲁地推开了门,门砰地一声撞到墙壁上。

戴安娜的拖鞋还好好地摆在门口。她环视四周,并没有那人在家的迹象。

会到哪里去啊...那个家伙!亚可咬咬牙,无意识握紧了拳。

等等为什么我会担心她啊!

是为了自己能考及格然后顺利毕业吧?

“...一定是这样。”

篝敦子自言自语地关上了房门站在屋外,小辫子没劲儿地搭在脑后。她烦躁地跺了跺脚。

她又想起了戴安娜好看的深邃的苍蓝色眼眸下方约两厘米处的那块ok绷。

她恍然明白了什么,疾步向远处的巷子跑去。







7.

果不其然,她看见她要找的人正被几个混混模样的家伙给包围在中间。

戴安娜正要打算说什么,身子微向前倾,捏紧了双拳,俨然一副准备打斗的架势。这时她看见站在墙角后的篝敦子,只得用眼神示意她赶紧离开。

“不是刚刚还打算说点什么吗?英国佬呵。”

“和你们废话没有意义。”

清澈的冰蓝里闪过几分冷冽,她略皱了皱细长的眉。

“不懂得基本礼仪的东西不值得尊重。”

手上的绷带才拆掉没有几天,是亚可亲手帮自己一点一点取下来的。一圈一圈地,慢慢解开,就像她内心的坚冰被这个终日冒失马虎的笨蛋的言行逐渐融化开那样,不知何时。卡文迪许习惯性地蹙蹙眉,被亚可伸手用指舒展开来。

“你多笑一笑嘛。”她很认真地说着。

“戴安娜的话,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她还清楚地记得那天那个人傻笑着说,这下终于不用看你绑绷带了。

对不起啊。她闭上眼摇摇头。

做不到了。








8.

她只能站在墙角后无力地看着那人面对一切。亚可明白现在如果自己站出去肯定只能拖戴安娜后腿。但是——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那才是篝敦子的作风。能为她争取更多的时间,那也是好的。

“喂!你们这群家伙!”卡嘉莉鼓足了勇气对着那帮围着她的人大声挑衅道。“欺负一个女孩子有意思吗!”

“哦?这又是哪儿冒出来的小鬼。”

为首的山本眼里满是不屑和嘲讽,他摆弄着手中不短的铁棍,斜视了一眼近乎被直逼到墙角边的戴安娜。

“卡文迪许,你搬来的救兵?会不会太弱了点。”

头目和他的小跟班们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别动她。”

像一头困于鹿群中的猎豹,再凶猛也敌不过有着坚实鹿角和蹄踏作为武器的众鹿。

被铁器击中的手臂传来阵阵钝痛感,她却没有时间顾及那么多。篝敦子没有任何责任和必要卷入这场斗殴,或者说——更像是单方面的围殴,早已预谋好的。她疼得紧闭一只眼,背靠着石墙,用手背抹去嘴角的血迹。

“要打,冲我来就是。你我之间的旧账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戴安娜!!”亚可着急得快要哭出来,却被山本冰凉的铁棍挡住了前路。

“这可是她说的。”他啧啧地、难看地笑,“你好好看着就行。”

巷子的入口响起愈发清晰的警笛声。

“是警察!快跑!”

一阵骚动之后,几个造乱的元凶被那声刺耳的警笛声吓得全数撤退,一溜烟没了影踪。

亚可看着靠着墙滑跪在地、平时用来扎低马尾的发圈已经不知丢到了何处的戴安娜,什么也说不出来,只任泪水润湿了眼眶。

怎么就没有早点发现呢。




9.

“亏你想得出来...”戴安娜虚弱地咳了两声,平日那沉静而充满威压的苍蓝现在看上去只留几分柔和及疲惫,“用手机放警笛声这种事情。”

“这是以前妈妈教我的...完全没想过真的有一天能派上用场。警察哪有那么快就能来啊。”她看见对方的蓝眸中触及自己所提“妈妈”二字时一瞬的悲伤,连忙道歉。

“对不起...又戳到你痛处了吧...”

“...没关系。”

戴安娜露出温和而牵强的笑,想安慰亚可没事的,却只显得更加无力。

“已经...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啊。”

那声极轻却无奈的叹息还是被平日最不细心的人捕捉到了。

一个人吗?自己又还能陪伴她多久呢?她也拿不准。

“结业测试...加油啊。”她听见戴安娜这样说着。

“戴安娜、”她眼神飘忽到一边去躲着那人的视线,脸红半晌方才开口,“如果这次我全都过了及格线...能不能...”

用尽了勇气。她知道自己的要求一定很无礼。

“能不能...亲我一下?”

两人间沉默片刻,正当亚可想要说些什么补救一下这般尴尬的时候,戴安娜却先开了口。

“好。”

声音很轻,很细,却很清晰。






10.

三十天其实是很短的。2592000秒,43200分钟,720个小时。

真正能用上的,至少还要除去三分之一的睡眠时间。

留给她的,已经所剩无几。

平日无聊难耐的课程,亚可现在却格外期盼能再拉长,长到最好能定格在某一天的放课后,有着一头浅金色卷发的那人无奈却又不想放手地给自己一遍一遍地讲在她看来简单无比可对于自己很有难度的题目。

“这里,又算错了。”

戴安娜在亚可的背后拿铅笔做样子地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肩。

可别睡着了?卡文迪许的语气轻柔。

才不会!亚可小声地嘟起嘴来反驳着。

她能感受到戴安娜的手贴上自己的手掌的时候脸颊骤升的热度。那份感觉,很奇妙,有些期待,几分欣喜,又有些害怕。

期待得到,害怕失去。

这能叫喜欢吗?她不明白。又或者说是依赖可能更为合适。

抓住了就再也不想放开。





11.

拿到分数的时候,她激动万分。在两个人的努力下,得到的分数终于可以顺利地让她从学校毕业。

但是这样一来,有些什么东西就要消失了,如花瓣被风轻轻吹散飘远。

她站在校门前不远处那棵樱花树下,等待和她约定好的人做完最后的演讲后前来赴约。

“久等了。”刚发完言的优等生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恭喜。”

亚可凑到卡文迪许面前,微微踮起脚尖,笑着闭上了眼睛。

承诺的奖励?

戴安娜很快揣摩出面前稍矮一点的人的小心思,牵住那人垂在有些长的衣摆边的手。有些小小地难为情,她先是红着脸别过头去,又不想让卡嘉莉的期待落空。承诺的就一定要做到。戴安娜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

愈缩愈短的距离让人脸红心跳。

她小心翼翼地拨开亚可额前的散发,合上眼在那人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呐,戴安娜。”

“嗯?”

“以后...”她感觉到握住自己手掌的手加重了几分力度,“不要再让自己受伤好吗?”

“好。”

“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我...可以喜欢你吗?”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高鸣。

“可以。”

亚可惊愕地看着戴安娜,写满不可置信的赤红对上坚定的苍蓝。

“我认真的。”

已经完成的约定如初春的融雪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番承诺。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