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戴亚】我要怎么样你管我噢!(上)

·不良戴和乖乖崽

·村里的梗ww,仅以拙作回报爸比们

·ooc有,锅我的

·标题放飞自我

——

1.

戴安娜·卡文迪许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像往常一样踏出校门准备去收拾一番某个最近跳得不行的社会渣滓时会被某个笨蛋一把抓住手腕害得她差点向后仰倒在地。

在转过身看清罪魁祸首之后她只是不悦地甩了甩刚被抓疼的手腕。

“你想做什么?”

“那个...”篝敦子挠挠头,“卡文迪许同学。”

“有事请讲。”

“能不能给我做一下课后辅导?”

戴安娜有点懵。

这个一向以搞事出名的学生会会长居然会想找人课后辅导,还会找上自己?

“这不要结业测试了...”

想起来了。一个月之后的结业考试,对常居榜首的她自己来讲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如果面前这人分数及不了格,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她有些心软,但篝敦子的学习成绩在校内是一向出了名的烂。戴安娜有时候感到奇怪,为什么连这种笨蛋也能当上学生会长?

“拜托了!”

亚可双手合十置于胸前深深鞠了一躬。

戴安娜有点头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明天开始,下午放学之后二十分钟以内到我说的地方。我会给你发邮件。”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又再补上一句。

“过时不候。”

学生会长先是一愣,随后激动地握住眼前人的手使劲摇晃。

“谢谢你啊!戴安娜同学!”

这个人果然是白痴吧?

2.

就不该有期望过她能准时到。戴安娜扫了两眼手表,金属制的长针自放学铃响已经扫过表盘的三分之一。

这是自己在校附近租住的小公寓,地址通过邮件详细地发给了亚可甚至已经写明了从校门出发的路线,这要是还能迷路,那篝敦子怕真的就没救了。

她才端起浅蓝色的马克杯,热气升腾氤氲开来,玄关那边就响起了哐哐不断的敲门声。

我是不是该告诉她要学会按门铃?

拧开门把手,神采飞扬的篝敦子得意地告诉卡文迪许同学:

“戴安娜戴安娜!我没有迷路哦!”

那副脸上写满“快夸我快夸我”的样子真是逊毙了。戴安娜用手指轻轻碰了碰脸上还贴着ok绷的地方。有点疼。

“嗯,亚可同学。所以请告诉我为什么你迟到了?”

意料之中的对方突然沉默丧气。

她长长叹息一声。

“我说过的,过时不候。”


3.

会把书包落在教室里也确实是这种笨蛋很可能做的事情。卡文迪许摇摇头表示同情理解。

“...只有这一次。”

戴安娜递了一张餐巾纸给趴在桌子上泪汪汪看着她的亚可。

第一科要给她拉上及格线的是数学,戴安娜把有她清隽字迹的笔记本递给了一脸苦相的卡嘉莉小姐。

“注解都做好了,”她细长的手指在硬壳笔记本上敲了敲,“有什么不懂的,我建议你最好直接问我。”

亚可喏喏地应着。但很快她就陷入了一只脚踏进睡梦里的状态,眼前的字越来越模糊,白花花的一片,手中的笔在重要内容的上方打了好几个转才找准了落笔的位置。

肩上被轻轻一拍,虽然动作很小,但还是惊醒了快睡着的亚可。她被吓得突然抬起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嘿嘿地抱歉笑着。

“学、学不进去嘛...”

“集中注意力,专心。没有做不到的事。”

为什么我要答应她啊?戴安娜有些后悔了。


4.

笨蛋终于注意到了戴安娜脸上的ok绷。

“你的脸...”

“走路摔的。”

“我才不信。”亚可怀疑地眯起眼睛。

还偏偏只有脸受了伤,能摔得脸着地只有傻子才会做到,可这人明显不是。

“肯定不止脸受伤了吧?请诚实向学生会长汇报你现在的情况哦,戴安娜同学?”

于是戴安娜只好乖乖地把袖口处的扣子解开挽起了袖子,露出了还缠有绷带的手臂。

“老实告诉我怎么回事。戴安娜。”

“我拒绝呢?”

“那我就记你过,然后死缠烂打直到问出来为止。”

现任学生会长篝敦子惊人的行动力,戴安娜早有耳闻。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她还是选择了点到为止的简单解释。

“只是去解决附近巷子的麻烦而已。”她耸耸肩,“毕竟不能放任山本那些讨人厌的家伙欺负人吧。”

“所以你...是去打架了?”

“...是的。”不愿意却又必须得承认的事实。

戴安娜只看见亚可的神色由意外转向惊讶又激动起来。

“戴安娜!你好厉害——”她突然站起来兴奋地说。

所以说这家伙关注点到底在哪里啊?


5.

“我帮你换药吧。”

篝敦子一直盯着她脸上那块创口贴的视线让戴安娜感到几分不自在。

“不必了。我自己来。”

然后她的手腕又被一把捉住了。被拽得生疼。

“我说你啊!”亚可有些生气地瞪着她。

“好好爱惜一下自己啊!女孩子耶一天打什么架啊!你在校明明也算个优等生吧!长得还好看万一给打毁容了怎么办啊!”

“搞成这样你以为你是江湖英雄社会救急吗!都不是啊!”

“打跑一个山本说不定还会冒出来什么山田啊本田啊这些乱七八糟的,你受伤怎么办?”

早就在教导主任那里听到说过了,卡文迪许同学自幼失掉了双亲,能照顾她的只有她自己。

“所以!”

“所以?”

戴安娜饶有兴趣地用苍蓝色的眸子打量着她。

等等我刚在说什么啊。

亚可现在很想反手给自己一巴掌。她可能理解言多必失是什么意思了。

“所、所以...”方才还理直气壮的亚可有些不知道该接着说什么了。她若有所思地停顿了两秒。

“总之!你、你对自己好一点。”

戴安娜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啊?”卡嘉莉有些气急败坏地盯着一脸好笑的戴安娜。“我是在关心你耶。”

“我知道啊。”他人眼中的优等生柔声说着。

“但换药的事还是得我自己来。”

评论(1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