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戴亚】等雨来

·和毒枭 暮霖团长 的联动产物 啾咪

·巫女戴和狐崽

·修仙产物,我感觉我在 写段子??

——

1.

空山稀人烟。

竹帚在地面上扫动发出沙沙声响,身着白衣的巫女低着眉眼专心地清扫深秋的落叶。偶尔一片黄叶落在她的衣服上,她也不用手去拍掉,只是等它随着自己挥动竹帚的动作自然地飘落。

神社安静地藏于山中,较为偏僻的地理位置和近来人们对神明的质疑让前来参拜的人少之又少。以至于戴安娜的工作,通常也只是非常简单的打扫整理。

她放下手中的竹帚走向鸟居。

远处的人影向这边靠近。她本惊愕这时还会有人来,但在看到那裙摆下藏不住的狐尾时就明白了来者是谁。

“亚可。”巫女轻轻地念着。

来人身着对于她来讲有些过于宽大的和服——那本是戴安娜的衣服。她的红瞳闪耀着灵动的光芒,她在鸟居前深深地鞠下一躬,靠边从鸟居下穿过来到戴安娜的面前。

“我记得你并不愿意相信神明。”戴安娜挑挑细长的眉。

“但是你信嘛。”亚可脑袋后的小辫子调皮地跃动着。

“...学得倒是像模像样。”有着淡金色头发的人微微叹了口气,牵住了狐仙递过来的手。

要下雨了。


2.

落日散余晖。

她记得那天阳光很好。

手里的工作已经做完,心血来潮一般给自己求了一签。

吉。

希望如此。戴安娜闭上眼站在屋檐下,淅沥的雨声入耳。

她微微睁开眼,苍蓝色的眸子很快盯到了树下蜷成一团的小东西。她皱了皱眉。

雨势不小,但她还是冲出去把那小家伙捡了回来。金色有些偏暗的毛已经全部被雨水打湿,狐狸甩了甩身子让她的衣服沾上了不少水。它稍稍动弹了一下就因为疼痛而表现出痛苦的神色,腿上还在作痛的伤口露了出来。

是受伤了啊。戴安娜摇摇头。

看来只好把它暂时留在这里了。尽管狐狸赤红色的眼眸里流露出几分不情愿和倔强。


3.

狐狸离开了。带走了她给它包扎用的绷带和草药,什么也没留下。

这是理所当然的,戴安娜想,既然伤好了它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不过总觉得少了什么。

不自觉地就像往日一样准备了一份油豆腐,和它喜欢的梅干。

——狐狸会喜欢梅干可真是奇怪。

自己是肯定不会吃的,只好放在捡到那家伙的树下。

会被它捡走吗?

正想着,手里的动作已经停下,她听见沙沙声,像掸子擦过紫檀木桌面的声音,那是九尾狐出没的特征。巫女警觉地抬起头。

一个比自己矮上接近10公分的少女用红瞳看着她,面露笑意。

“亚可·卡嘉莉,落魄狐仙,请多指教。”

雨已经停了。


4.

她知道了亚可会受伤甚至化为原型的原因是恶灵所害,可让她感到担忧的还是最根本的问题——这个时代更多的人已经不再需要神明了,又何来对神明的景仰?信仰力的逐渐缺失,只会让那些被供奉的神明,也许他们之中包含着眼前的狐仙,越来越虚弱。

“嘛,算了算了。”亚可打哈哈笑着,“没有关系的。”

怎么可能没有关系。戴安娜敲了敲她的小脑袋瓜,即使九尾狐长生不死,但像这样下去,她甚至可能会消失。

“有戴安娜信我啊。”

软软的狐耳一抖一抖,她露出想让戴安娜宽心的笑容,钻进对方的怀中。

“...真是乱来。”

颈窝被她蹭得有些发痒,戴安娜微微偏过头去。

不相信神明的原因,是自己所珍视的东西终究会逝去,神明也不会例外。

“有些时候,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啊...谁还会相信呢?就比如这里供奉的,也只是人们用来祈祷丰收或商运昌隆的稻荷神,”亚可耸耸肩,“这个年代已经没有多少真正信奉稻荷神的人了。”

自己也只不过是个稻荷神以前的随从而已。

而这个荒僻的神社,和她,是自己生存下去的支柱。

“但只要你愿意相信,我就是你的保护神。”


5.

狐狸是有发情期的。

即使是狐仙,现在已经丢弃了神明的身份了,躲不过的终究跑不掉。

前几日她的精神不安自然可以解释了。

亚可躺在榻榻米上面色潮红地磨蹭着双腿根部,带着渴求的眼神看向一旁竭力保持镇定的戴安娜。

“能、能不能...戴安娜...呜...”

她感到左右为难,不是自己不想帮亚可,问题一是她们的关系是否能到做这种事的程度,二是这样做是否会违背神明的意愿。

蓬松的狐尾在戴安娜的手掌边一扫一扫,她诚挚地邀请着戴安娜来帮她解决目前的难题。

“不要再考虑那些有的没的了...”

“我会把我的全部奉献给你...”

戴安娜温柔地吻去了她眼角边的泪,捋了捋她敏感的耳。

“不要说这种话了。侍奉神明是我的本职,当然,包括你。”

屋外响起雨声。


6.

想去看看烟火大会么?戴安娜问她。

去吧。她想了想,点点头。

两人着简单的浴衣,戴安娜与以往不同地挽起了高马尾。亚可乖巧地将狐耳和软蓬蓬的尾巴收起,小心翼翼地牵住对方的手,那人的手指细长、骨节分明。

目光停留在身边的小摊移不开,她轻轻扯了扯戴安娜的衣摆。

苹果糖。

有些时候就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看着拿到苹果糖心满意足的狐仙,巫女只是无奈地笑着。真是容易满足的家伙啊。

亚可凑过来,嘴角还沾着糖渍。

“戴安娜不试试看吗?苹果糖。”

刚想摇头拒绝,唇上就传来温软触感,她闭上眼,慢慢加深了这个有点突如其来的吻。

很甜,苹果糖的味道。

夜空的烟火绚烂,绽开光芒。


7.

日子很短,日子又很长。

她说过,死后请狐仙把自己葬在这片山坡后,狐仙没说什么,只是答应了。

亚可独自坐在那棵自己被救起的树下,良久无言。

戴安娜还在的话,也会看到春天盛开的樱花吧。

她摇摇头,还穿着对于她来讲有些宽大的白色和服,挽起了辫子,捡起了脚边的竹帚。这种自己以前绝对不会愿意做的事,放到现在却成了怀念她的习惯。

总会有一天,神社荒废成废墟,而她也会从世间淡去,时间会埋葬一切。

天空并不晴朗,雨云正朝这边靠近。

亚可又坐到树下,但这次狐仙发现鸟居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和她一模一样的发色,清澈的苍蓝色眼眸。

戴安娜小姐——她听见孩子其后不远的仆从这样喊。

她也不隐藏自己的狐耳和尾巴,只等着那孩子穿过鸟居开口问她。

“狐仙大人?”

“嗯。”

“您坐在树下做什么?”

“等雨来。”她笑着,眼角还噙着没有滑落的泪。

等一场与你再逢的雨。


评论(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