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戴亚】Aquamarine

·晚上好 庆祝完结的摸鱼
·成年之后的故事
·孩子的设定是按hen桑的图来的☺️/ 疯狂赞美 名字是借律己太太的设定
·简直极短,ooc我的锅
·顺便问问有组织吗

——

车上播着舒缓柔和的音乐。坐在驾驶副座上的人已经睡着,脑袋靠着车主特意准备的护枕,满足的表情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好事。驾驶座上的戴安娜用余光扫了她一眼,露出早已习惯而无奈的柔和笑容,双手握住方向盘让车辆平稳地前进。后视镜里精神劲儿十足的孩子眨着和她妈妈一样的赤红色眸子望着专心开车的母亲。

“妈妈又睡着了呢...”遗传了母亲白金间夹着几丝淡绿的发色的孩子抱着毛绒绒的棕色泰迪熊钻到两前座的中间,“明明很晚才起床。”

“她昨晚很累了,让她安静地好好休息一会儿吧。”戴安娜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深邃的苍蓝色的眼眸丝毫不显凛冽,似温柔深海容纳百川。

“母亲大人...为什么不坐扫帚去呢?”

奥德莉好奇地凑过来。明明两位家长可都是魔女,自己可敬的母亲还是传统魔女世家卡文迪什家的家主,说不上远近的路程如果骑扫帚前往一定会更快——也更拉风。

“奥德莉。”家主眉一横,“在外面不能随便使用魔法,这里离灵脉已经有些距离,魔力有限,消耗完之后就只能步行回家——你问问妈妈愿意吗?”

“当、当然不愿意...”这样的后果连自己也不会同意吧,小孩子知趣地闭上嘴,坐在后座通过半透明的车窗看向周边,觉得无趣,因而又翻起了丢在一旁的漫画书。上面讲的是魔女们用魔法封印了从地底爬出的巨人的故事。虽然母亲说过那些只是糊弄小孩子的东西,真实的战斗场景比其所描述的危险百倍,可她不就是小孩子嘛。

“车上别看书。视力会下降。”戴安娜严肃道,目光仍汇聚在前方道路上。

“让她看一会儿也没关系嘛,戴安娜。”

不知何时已经醒了的篝敦子将座椅向后放倒方便看一眼孩子,她咧嘴笑起来。

“车程实在太无聊了嘛。不过头会晕哦,奥德莉。”

她转过身伸手帮孩子打理微微有些乱了的卷发,小孩子乖巧地靠过去。

这孩子再过几年头发就该和戴安娜的差不多长了吧。她看了一眼左边专心驾车的人,若有所思,不过思维很快就被一声小孩子清澈的童音打断了。

“妈妈给我讲故事吧!”

“那就讲夏莉欧...”

“不要,再讲下去我都快听烦啦。”女儿的摇头拒绝让被打断话语的亚可有些小小的挫败感,“想听妈妈和母亲大人是怎么...”

“咳咳,我还是给你讲你苏西阿姨的故事吧。”

“还不如听阿曼达阿姨在伊顿公学的事儿呢。击剑什么的。”

两人没什么意义的讨价还价让一旁的戴安娜轻轻叹了口气,将车内音乐的音量调低。

「爱することで强くなること」
(因为相爱才会变得坚强)

「信じることで乗り切れること」
(因为相信才会跨越一切)

「君が残したモノは今も胸に ほら辉き失わずに」
(你所留下的东西至今仍然在我心中残留着光芒)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