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戴亚】雨后阳光下的河(二)

03.

下雨了,这是让篝敦子很无奈的事情。

她的心情不能左右天气,但天气可以改变她的心情。

尤其是在自己没有带伞的情况下,她才不想穿着湿透的衣服回家。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现在至少能在一家安静的小咖啡馆里避一会儿雨,手边还有一本书,《希伯来圣经》,是卡文迪许那天借走的那一本。次日亚可还要去归还绘本,顺便就能帮她捎上。

亚可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慢慢抿着杯中拿铁一言不发的戴安娜,目光又飘向落地窗,雨沿着玻璃面滑落出一道道水痕。

那日离开时两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这之后也有邮件经常联络,但也都只限于日常的问候,一见了面之后还是很难开口再聊上话来。

“戴安娜...借那种书要做什么呢?”

方才想的脱口而出,等意识到的时候发现,对方并没有在意自己的失礼而是耐心地回答她。

“只是个人兴趣罢了。挺有意思的。”

戴安娜嘴角微微上扬,笑意难掩。杯子放在小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手指在杯柄上摩挲。她看向桌上那本《希伯来圣经》,又看了看低下头的亚可。

“雨很大啊。带伞了吗?”

卡嘉莉的头更低了。

“...没有。”她颓丧地趴在桌上,把头埋在手臂间。雨依然没有要停下的架势,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噼啪拍打着雨棚。

“那我送你吧。”

“诶?”亚可有些惊讶。“不太好吧...还要麻烦你。我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了,这点小雨也没有关系的!”

“时间还早不是么?还是说,你想感冒?”

这种不由分说的语气惹得亚可有些烦躁但又无法拒绝,不管怎么看都是对方在理,若自己硬要反驳只会显得理亏。

戴安娜看了看手表,短针正指向数字3,恰巧自己今天没有额外的安排,送面前这人回家自然没有问题。

“呃...也不是...”

亚可尴尬地将拒绝的话咽下,眼睁睁看着她替自己付了账,只好赶紧跟上她的步伐免得被落下。

两人躲在不算大的伞下,没有被伞遮住的地方已经被雨打湿。亚可如果想尽量少淋一点雨就只能挽住戴安娜撑着伞的手,尽管她本人并不是很情愿——毕竟太难为情了。

比她高出十公分的那人平静脸色不改,举起伞的手却握紧了几分。戴安娜转过头看向冷得有些哆嗦的异乡人。

“怎么不加一件衣服...带一把伞也好啊。大不列颠的天气很难捉摸的,下雨是经常的事情。”责备亚可的同时把伞递到了她的手里。

“拿着。”

亚可乖乖地接过了伞举得高一些好方便戴安娜动作,却只见她把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小心地披在自己的肩上,又将自己手里的伞拿了回去。戴安娜现在只着一件白色衬衫,看上去十分单薄。

“你、你这样不会冷吗!”

卡嘉莉连忙想把还带着身旁人体温的外衣脱下还给她却被戴安娜一把按住了肩头没法动弹。

“你穿好。如果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了——衣服给我洗干净了再还过来。”

哈?你这人什么意思啊!都不管你自己的吗!会感冒的耶!

然而再怎么替这个执拗的烂好人生气,亚可也只能把嘴边的话硬生生噎回去在内心咆哮,因为戴安娜的较真劲儿她是着实领教过的,万一真就把自己这么搁雨里了,不仅少了一件外套的她会受凉,被雨浇得透心凉的自己也会遭殃,两败俱伤何必呢,由她罢。

两人之间再没有多余的交流,伞下狭小的空间被雨声以外的寂静填满。篝敦子低眉看着眼下的街道,路面的石砖有些年纪微微开了缝,一不小心很容易栽一跤。雨水积在一些缺边少角的地砖之间成了坑洼,一脚踩下去就会溅起翻飞的水花,纷飞的雨丝落在上面不断地打碎积水的水面。

真是够糟糕的天气,她想。

厄休拉老师说这样的天气还挺适合作画,安静的室内合着窗外雨声奏响的简朴乐章能给自己灵感和舒适的气氛。可亚可完全不觉得,明明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就比这种时间更适合,一匹跃动的白色骏马,一条流动的清澈的河,和一位被灿金照耀的高贵骑者。真想把那副场景画在纸上。

一路都是亚可稍稍在前引路,戴安娜在一旁护送着她。

“真是不懂得照顾自己啊...”

明明这句话应该她来说才对。

04.

库洛瓦躺在沙发上翻阅今早送来的报纸,时政热闻早已不能引起她的兴趣,她随手将报纸折成叠扔到一边,然后摸出被压在背后的手机打开标注着“未读”的信息。

不过是夏莉欧又在嘱咐自己要多多照顾那个才搬来不久的小鬼,有什么需要的告诉她即可——得了吧,过气画师哪里还有那么多精力来帮一只羽毛都尚未长齐的雏鸟?库洛瓦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简单地回了两句后摁熄了屏幕。她可不是什么长情之人,有些话当面说清楚才好,比如少给自己捡一点麻烦之类的。

窗外隐约有雨声。英国的天气就是这番迷人,方才阳光普照转眼便下起雨来叫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那个东洋来的小朋友有没有带伞?刚如此想着的库洛瓦一眼就暼到了还好好挂在房门上的长柄伞。

真是不走运啊,篝敦子。带着嘲笑意味地轻叹一声,她反倒期待起那孩子穿着被雨水浸透的衣物狼狈地站在房门前的样子,说不定和以前冒冒失失的夏莉欧一模一样。想到这里她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听见门锁转动的咔哒声响,她盘腿坐起身戴好眼镜,接着抓起一本书平摊在腿上。

“我回来了库洛瓦前辈!”房门被嘎吱一声推开,棕毛小脑袋从门口探进来。然而库洛瓦刚想开口嘲弄一下倒霉的异乡人时,另一道清澈又陌生的声音让她不得不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打扰了。”

除了只有袖子被雨水浇湿、套着身旁人的外衣的亚可,门口还站着白色衬衫半边紧贴身上、朝库洛瓦微微鞠了一躬的来客。

这就有意思了。库洛瓦托腮打量起这个比起东洋女孩高出接近十公分的人来,笑意不减反增。

“我还以为你会独自漫步雨中呢亚可同学。没想到还有女朋友给你撑伞?”

“哈?我、我和戴安娜只不过是才认识不久的普通朋友而已耶!前辈不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啦!”

比起急得跳脚连忙替自己的清白辩护的卡嘉莉,更引起她兴趣的是皱起眉的另一个被调侃者。

“戴安娜·卡文迪许。亚可的朋友。我想您刚刚可能误会了。”

翡翠瞬的闪过一丝狡黠,库洛瓦眯起眼睛。

“看来可是我误会了呢,真是失礼了,卡文迪许小姐。”明明是陈述句却硬生生被紫发那人读出了反问语气,戴安娜听得出来她对自己没怀什么好意。

“嘛,总之先谢谢你送这个麻烦的小鬼头回家吧。我是亚可现在的房东,叫我库洛瓦就好。”库洛瓦向后仰倒背靠沙发,看向一边不知该做什么好的亚可,“亚可,你刚来的时候我教给你的待客礼仪都忘了?”

“不、不好意思!”

看着手忙脚乱的亚可,戴安娜安慰她轻轻拍拍她的肩。

“十分感谢,不过我想不必了,既然人已经送到了,那我也该走...”话还未完突然鼻子一痒的戴安娜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妙立刻用手掌捂住嘴,但还是没能盖过那声喷嚏。

“哇果然...真对不起...!”知道对方受凉的原因是自己,亚可低头握拳不断向她道歉。卡文迪许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告诉她不是她的问题,帮她把有些滑落的外衣搭好。

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的库洛瓦意识到自己幸灾乐祸似乎太过失礼,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

“这样的话可就更应该留下来了呢...哪有让人送回家害她受凉还不管的理?坐下来吃顿晚饭再走吧。也不说过夜,至少也应该要等雨势小了再离开。”

她很清楚才下不久的雨没个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的,看来自己再多吃一天泡面的计划只能取消了。

“可是库洛瓦前辈是会把厨房给炸掉的吧...”卡嘉莉小声地嘀咕着。

“当然是你去啊。对了。我房间里有一件新的衬衫,卡文迪许小姐暂时换上应该合身,可能会有点长,你去拿来吧。”

“所以为什么是我啊!”

目送被自己支开的不满地抱怨着的亚可上楼,房主人大胆地审视面前这位举止颇具贵族风度的来客。被打量得有些不耐烦的戴安娜有些反感地看着悠闲的房东。

库洛瓦缓缓合上本就没打算看的书,半晌终于开口。

“你这孩子...是夏莉欧·杜诺尔以前的学生吧?”

——

😮比我预想的还要多,真是奇怪的走向,可能不止凑个麻将桌了

大序号和小题号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用来标明阅读顺序而已

这种雨景是写第二次了,去年的这段时间也以绘希为题材写了一次。依旧表达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难过

更新不定吧,我有时间就写(不是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