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戴亚】雨后阳光下的河(一)

题目出自温馨三十题第二十七条

是现代paro

最近比较忙...一口气大概摸不完了,缓更

我怀疑会有上中下

——

01.

初次相遇那日阳光甚好,夕阳余晖散落在静谧的河滩,点亮了闪烁粼粼波光的小河。河岸两边距离并不远,约莫几十尺。

那位棕发的年轻女孩正背着画板寻找最心仪的位置,伸出拇指和食指做成取框的样子放在赤红色眸子的前方,瞪大了眼睛观察面前适合取材之处。

戴安娜正骑在高大的白马上,马蹄踏过茂盛起来的草步伐轻快。

她伸手轻抚白马的鬃毛和颈项,得到了它愉悦的回应。她已经很久没有骑过马了——在这已经不需要那些沉默的动物们为人类代步的时代。实在难得与这位老朋友相聚,和自己一样年长的骏马体格健壮,显现出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自然是要满足它的愿望的。

贵族世家的小姐看向那条清澈的河,被风拂得破碎的河面隐约映着自己的样子。她又听到还夹杂着丝许稚气的声音从河岸对面传来。

“好难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选啊——”

戴安娜循声望去,被立起来架好的巨大的画板后一撮小辫子合着主人的声音跳动着,一支画笔探出来,然后是一只似乎比自己的要小上一圈的手掌,脑袋从板后缓缓地暴露在她的视线之内,接着是上半个身子,那人眨巴着有些尴尬地盯住自己的眼睛。

锐利细长而好看的眉皱起,深邃的苍蓝静视着溢满活力的赤红。

看样子是生气了。先前还在考虑如何作画的人抱歉地隔岸喊道:“啊...打扰到了你吗...不好意思!”

“没事。”卡文迪许闭上眼摇摇头,轻轻吐出两个字来,引得对方高兴地笑。

“你的蓝眼睛很、很好看!”

听到这句话时戴安娜的脸上不可置否地浮现出一丝红晕,在她白皙的皮肤的反衬下更加明显。夸她的人已然不算少数,可她知道那更多的不过只是奉承她的违心之言。陌生人的诚恳赞美让正欲离开的念头稍微有些动摇。

“谢谢。”

想再驻足一会儿。

她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一手扶着马匹,一手托着下鄂,目光跨越流动的河流仔细打量着这个看上去比自己稍矮一头的女孩。是非常休闲的着装和不像本地人的外貌,挡在她面前的木板旁还摆着一些画具,看样子还是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学生,或者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些才是。

不过是时候该走了,管家可还在等候自己归去。戴安娜手牵拴着马匹的缰绳,沿着河畔踱步,在自己即将消失在她的视野之际,回头再望了一眼。

灿金散落在那人的身上,照耀着她显得有些耀眼。


02.

美好的伊希斯河,是英吉利的人民都会赞颂的伟大河流。

篝敦子站在古老的塔桥上凝望着这条当地人民的母亲河,一片蔚蓝总会让她想起那天所遇见的那位骑者的眼睛,深邃悠远跃动着光彩。河面上时有游轮穿行,将平静的河面划出波澜。

现在还是假期,导师厄休拉劝她出行游历,长长见识的同时还能收集作画素材,于是她把目的地定在了自己所崇拜的画师夏莉欧·杜诺尔经常取景的地方——格林威治。

不得不承认,此地确实是极好的,悠久的历史给这片地区添上了古老的色彩,泰晤士河经由此处注入北海,山岗古树苍郁。

不过最让她心动的,还是格林威治集市。在这里的手工艺品区和艺术家角落(Artist`s Quarter)能看到众多富有才华的艺术家们创作的精彩绝伦的作品,可以给她不少参考和灵感。而前辈夏莉欧也在自己的自传里提到过有在Greenwich Market里进行过现场作画,这更让亚可感到好奇和振奋。

喧闹的集市内人流涌动,她好不容易才挤到一家二手书店的门前。小小的门面里堆满了书籍,虽说是二手,但看上去依旧崭新。店内人不算多,相比起热闹的街道更显得安静。她很轻松地就望见了正在翻阅记事本的友人。

“洛蒂!”亚可尽量压低了声音向友人喊。

“亚可!这边!”洛蒂·杨森扶了扶有些滑落的眼镜,朝着篝敦子挥了挥手招呼她过去,用同样小的声音回复她以免打破安静气氛。“好久不见,你好像有长高了一点呢。”

“那再好不过啦,”亚可挠挠头,“不然苏西肯定又要笑我没长进了。对啦。给你发的邮件有看吗?”

“嗯...我看了一下,这里的确有你要找的绘本,不过好像在阁楼——那种绘本一般没有人会借走的。”

洛蒂担忧地看向老旧的通向阁楼的木梯,“而且要找起来有些麻烦...现在正好有人在里面找书呢。”

亚可宽心地拍了拍她的肩,语气颇有些自信:“没关系的,只要在就肯定找得到嘛!我也去!两个人的话一定可以!”

洛蒂没由得抹了一把汗,可不知道父母赠给她的小阁楼经不经得起这般折腾。那位喜静的贵族小姐可还在里面啊......对不住了戴安娜,她在心底默默地道歉。

急匆匆爬上阁楼先吃了一鼻子灰的亚可惊奇地发现小小的空间被许多平日难见的典籍填满,整齐有序地被排列好放在了实木书架上。不过令她更意外的,是那个同自己一样来寻书的人——白金透绿的长发和高挑身材、以及将书抽出又小心翼翼地放回的优雅举止,让她更加确信了此人正是那日河畔边的踱步者。见亚可有些出神,洛蒂轻轻捏了一下她的手臂惹得她吃痛地低呼一声,目光正留在书页上的人疑惑地回过头,苍蓝恰好与赤红撞上。

“你...”

几乎是同时开口,都想弄清楚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反倒让洛蒂有些困惑了。

“那个...原来你们认识的吗...”

“不。”篝敦子刚想说不是,话还没出口就被对方抢先了。“有过一面之缘。”

“不过现在就认识了。”她向亚可伸出手。“戴安娜·卡文迪许。请多指教。”

“呃...亚可·卡嘉莉。”有些不在状况内的亚可回过神来发现对方的手已经向自己伸出许久时慌忙回握,她对自己的失礼头一次感到有些不自在。或许是因为对方的缘故,她想。

“对了,绘本!”兀的想起前来的目的,她连忙看向无奈叹气的洛蒂。

“你们要找的绘本...是不是这个?”戴安娜晃了晃举在手中的不薄的画集,烫金的封面上有好看的花体字。亚可点点头,接过了卡文迪许递来的绘本。

“这里的书很多,”戴安娜转过身去继续寻找她想要的典籍,“不过在F架这样的绘本只有一册。洛蒂,史书和神话类的书籍是放在哪儿的?我记得在F架,1-3列都找过了。”

整个阁楼书籍的排列按二十六个字母加上数字依次组合分类以便寻找,但茫茫书海洛蒂是不能记住完全的,她托腮,“如果是神话的话...《希伯来圣经》...——应该在第五列,和基督神系相关的。对你应该会有帮助。”

“谢谢。”贵族小姐微微点头,用轻柔的语调说出简单的两字。

这是亚可第二次听见卡文迪许道谢。蓝眸如天空一样澄澈,让她想起纯净的冰晶,透明光亮。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