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戴亚】杂项

😐还是继续写一些从三十题里面挑出来的选题。这回比较短。

序列号是接之前的,建议给我坟头撒把土

依旧是...有现代AU。

祝食用愉快。

——

4.照片墙

屋内的一角摆着一块不太高也不算矮的木板。上面拿各色大头钉子钉有不少照片。

“呐,戴安娜你看,那是我们毕业时候的照片——”

亚可倚在戴安娜身旁,手里摆弄着旁边人刚还原好的五阶魔方,整齐的六面纯色5x5排列被很快打乱。

“那张是我们高中毕业的合照。”戴安娜暼了一眼被粗暴对待的魔方,闭上眼把立方体拿过来,补充说,“那天你还弄脏了校服。”

“...喂!这种事情不要提了啦!”

亚可龇牙咧嘴装作生气的样子没好气地瞪了戴安娜一眼,不过完全不起效果。后者依旧从容地转扭着复杂的魔方。

“说起来借的那件衬衫还是你的...”

这种往事即使已过多年再提起来,她还是有点害羞地别过头。

“嗯。”戴安娜的目光回到她身上,深邃的苍蓝色眼眸平静如初却能让人深陷其中。

所以说合照的时候那件衬衫才会那么大啊完全不符合我的小巧可爱嘛!亚可在心底控诉着。

“所以你大大咧咧的做事方式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改过。”

“哈?”

差点没被当头一棒,有些恼怒地望着比自己高出一截的大小姐,亚可嘟起嘴来,又找不到话反驳。

照片上是自己和她的合影,一反往常拍任何照片的公式化笑容,那是戴安娜难得露出的发自内心的笑颜,她一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比出了...土掉渣的剪刀手。不过这已经算是很大的突破了——对平日一丝不苟严肃至极的卡文迪许来说。

亚可努力地憋住笑不让自己看起来太奇怪,只好把目光移开免得自己破功,她又望见了一张被挂在边缘的照片。

是自己拉着她去玩娃娃机徒徒望着她一次就把自己最钟意的玩偶夹出来的时候的惊讶表情——被同行的苏西和洛蒂一把抓拍了下来。不得不承认卡文迪许做什么事都挺有天赋。

“喏,给你了。”

当对方把毛绒绒的大兔子塞给自己的时候,她还有些处在情况之外,等回过神的时候另外三人已经快走远。

“等、等等我啊你们!”

连忙疾步追上去正好撞到脚步放慢下来的戴安娜直挺的后背,她吃痛地捂住和戴安娜比起来本就显得有些塌的小鼻子。差点向后滑倒时被卡文迪许同学一把抓住了手腕。

“小心点。”

微红着脸被戴安娜牵着走的时候感受到对方怕自己又摔一跤而稍稍加重了的让人心安的力度。如果能被这样一直牵下去其实也挺好的?

“...在想什么啊亚可,你一直在出神。”

被恋人轻轻一拍差点惊得她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抱歉地笑着。

“...没事。”一眼看见已经恢复原状的魔方被安安稳稳地放到自己的手里,亚可有些吃惊地张了张嘴。“怎么这么快的!”

“上手习惯了就很快了。”戴安娜有些不以为然,“多加练习之后是很正常的事。而且我...速度还很慢。”

2分43秒,比原来的记录快上了2秒。她看了看计时器,快拧在一起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反正亚可是不会明白这个时间意味着什么的,她感到无奈地把稍矮的家伙圈在怀里。

“啊,那是...”

“是我们两个最没有默契的一次——没有之一哦。”

亚可佯装不满地故意拖长了尾音,有些怨念地顺戴安娜的目光盯着照片上穿黑白情侣款式的二人。

是最近很火的比心动作——

所以在戴安娜很老实地用右手比了个小心心的时候自己却竖起了大拇指。

“这张照片也要留着?”

“哼,用来提醒戴安娜要多和我培养默契。”

她抱胸偏头故意不看卡文迪许,对方也只好轻笑着摸摸她的脑袋。

“转过来。”

“哈?干嘛?”

虽然嘴上问着表示自己不乐意但是还是很听话地别过身,只见戴安娜温柔地凝视着她反倒弄得亚可有些难为情。

“再拍一张不就好了。”

“咔擦”一声之后,卡文迪许小姐的手机相册里多了一张卡嘉莉小姐一直想删掉却因解不开密码屡屡放弃的相片。

是她还没反应过来时的蠢样子和手机主人恶作剧得逞的有些得意的表情。




5.迟到五分钟

卡文迪许同学很懊恼地一手支撑着脑袋一手握着羽毛笔。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才会对芬纳兰教授提出要帮亚可·卡嘉莉进行放课后辅导之事,多半是出于自身微妙的责任感。

现在是下午四点整,正是两人约定好的时间,可是门前的空旷证明卡嘉莉小姐并没有准时到场。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戴安娜摇摇头。

面前的书本是为了让那个吊车尾赶紧把没达标的几科的分数尽快补上及格线而挑选的最为有用的书目,自己也有带好笔记本方便随时借给她。可是主人公迟迟不出现。

正当分针指向五的时刻,棕发女孩一个急刹车出现在图书馆门口,气喘吁吁地对自己打了两个手势。为了不打破图书馆的安静氛围,这也是戴安娜教导她的——不要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

走进过来才双手合十紧张而勉强地笑着,她低声给卡文迪许道歉:“抱歉...来晚了。”

“你整整迟到了五分钟。”努力让自己不表现出已经有些生气的样子,语气尽量放柔和,戴安娜无奈地说道,“虽然这对你来讲也是一种进步。”

“呣...只是去为了拿点东西!”亚可两手交叠着,小心翼翼地将什么东西放在了戴安娜手里。“给你的!”

戴安娜将手掌缓缓摊开,似乎是被细心包好的糖果一类。拆开是一块卖相普通的巧克力。

“尝尝看?”

不会死吧...。有些担忧地看着面前兴致高涨的人,她还是不想辜负亚可的期望将那块巧克力放进嘴里。

一咬开是从内部流出的白巧克力酱夹心,甜度很高,但因为量少再加上外面一层黑巧克力而不会感到腻。意外地不错。

“怎么样怎么样?”

“还好。我没想到你还会做这种东西。”

得到了优等生表扬的劣等生得意地笑起来,如果这面前的家伙是犬的话卡文迪许同学一定能看到摆动幅度极大的尾巴。

“这些东西当然是小事情啦!就当你给我的帮助的报答吧。”

“生日快乐!”

“嗯?”戴安娜惊愕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亚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呃...我听到汉娜和芭芭拉说了。”

那种事情不需要在意的——以前的生日也是自己一个人过。戴安娜刚想这么说,但不想打断面前人的高昂兴致还是忍了回去。

“谢谢。所以迟到五分钟就是为了这个?”

“嗯...是啊。一直在做啦,但是忘了拿....”她尴尬地摆摆手,“就、就是想...谢谢你嘛。”说罢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视线。

“...今天就原谅你了。”

一阵深重的叹息后戴安娜轻描淡写地吐出一句却惹得坐在对面的吊车尾差点没激动地蹦起来。

“什么?”

“——就这一次。”

她连忙举起厚重的书籍挡在二人之间免得再发生什么让自己心率不齐的意外。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