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潮回流@备考暴毙中

做鸽手精彩不停
微博@溯潮回流_绝赞备考中

如果我恋爱了,那我的恋爱对象一定是几禾(暴言)

我单方面宣布我恋爱了(啥啊)

【迷宫组/ABO】云霭 04

感谢闪光这一铲子土把我铲醒了

我更新了,您哪 @闪光迷宫学学习中

**

真矢A,克洛O注意。

前文指路:01     02     03







——



西条克洛迪娜尝试穿了高领毛衣,围巾一圈一圈地搭在她的脖子上,但这显然都无济于事——她身上属于某个Alpha的气息太浓郁了。那种清灵的薄荷气息只可能是天堂真矢的信息素。平时让她心安的这份清香此刻却让她心燥难复。她开始埋汰天堂真矢这个讨厌的女人居然只是临时标记她,这跟无视了她耗尽心神来说服自己才下定了的决心又有何异?





这下倒好,不说整个圣翔音乐学院,至少A班的绝大部分学生都知道她西条克洛迪娜是天堂真矢的所有物了——起码现在是。西条想到这里就愤恨难平:凭什么我是她的“所有物”?还不是因为该死的性别分化。





“哎呀,クロはん,”花柳香子漫不经心地经过她的座位,“你身上的薄荷香气有点重哦?什么香水给咱介绍介绍?”





西条克洛迪娜什么也没说,蹙眉瞥了花柳香子一眼。她现在怒从心起,倒不是因为香子有意无意的调侃暗讽,而是因为她的目光越过香子落在了不远处的罪魁祸首身上。





“早上好,花柳さん——和西条さん。”





天堂真矢若无其事地和花柳香子打了招呼,偏偏要在和她道安的时候迟疑片刻,这令西条克洛迪娜更加恼火。可教室很明显并不是适合爆发冲突的好地方,那会让她看上去像是在无理取闹。西条只得压下这份怒气,却很快又在短暂的沉默中发现了新的问题:她的心情、她的思想、她的感受总是会因天堂真矢的一个举动甚至是简单的一句话就产生巨大的起伏与波动。





Omega总是会对自己的Alpha很易感的。这是此时她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但这样不就是变相地承认了她属于天堂真矢吗?





西条克洛迪娜觉得自己陷入了逻辑上的怪圈,愈是思考愈是烦躁不安。她索性不再去想,顺手抄起手边的台本隔断自己看向真矢的视线。但可惜的是,那不过是无用之举,她听见香子和真矢的没有中心话题的聊天,这依然在扰乱她的思绪。





“クロ子。台本拿反了哦。”





看着被石动双叶提醒而变得手忙脚乱的西条克洛迪娜,天堂真矢只是默默地叹息一声,开始在心里计算着日期。距克洛迪娜周期性的发情期大概还有一两天。随着时间的推移,定香剂这种拙劣的手段所产生的效果只会变得更加微乎其微,西条克洛迪娜是Omega的这个“秘密”很快就会被揭穿。就算现在她身上有天堂真矢的气息,谁也没有足够的胆量去猜测她是Omega——除了天性好事对这类事情一向兴致高涨的花柳香子,和一脸笑意察觉一切的大场奈奈。





她们从来都是自己应付自己的易感期,天堂真矢的解决方式相当简单,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打上几针抑制剂,必要时自己解决。但既然西条克洛迪娜选择了向她迈进一步,天堂真矢也应当要给予相应的回报。





可她并没有充分的信心和余裕去确定西条克洛迪娜是否能接纳她的情感、她的爱意——一向高傲自信的首席在这件事上不得不小心又谨慎地走好每一步。也许克洛迪娜会很反感被与她捆绑在一起的感觉。临时标记是她天堂真矢的私心,是在西条克洛迪娜最危险的时期对他人发出的不要妄想接近的警告。





也是放纵她自己沉浸于,一个“西条克洛迪娜属于天堂真矢”的短暂的梦。





这样的僵持未能持续太久。就算西条再如何想规避与天堂的碰面,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下午的练习里两人一如既往地拍档,但西条克洛迪娜总是用带着怒意的眼神瞪视着天堂真矢,这让她同样感到烦躁。





“怎么了?西条さん。”





“这我应该问你,”克洛迪娜咬了咬牙,“你为什么那天不——”





“你不应该现在问这个问题,西条さん,”真矢扶住她的腰侧的手收拢了些,她们所处的位置并没有其他人看见,“还是说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Omega?”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西条克洛迪娜略微抬高的声音引来了房间内其他人的目光,她干咳两声,待旁人的注意力从她们身上转移开之后又说,“你知不知道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天堂真矢眉峰一蹙,紫罗兰色的眸里流动着决然的严肃,“但我不能断定......”





“别自以为是了!天堂真矢!”西条克洛迪娜最终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推开了天堂真矢,“你根本就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西条燃烧着怒火的眼里夹携着难掩的失望与悲伤。随后她避开还想再说什么的天堂真矢向她伸出的手,夺门而出。





她并没有跑多远,身体就突然开始发热,逐渐丧失气力。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她的发情期来了。毫无预兆,甚至,不需要预兆。





那缕残留在她身上的属于天堂真矢的信息素差点就让她崩溃。西条尽自己最快的速度钻回了星光馆,藏回自己的房间。所幸一路上无人。





香根鸢尾的气息逐渐溢满整个空间。她蜷缩在床褥中,紧闭上眼,渐渐被紊乱的心绪和涌动的情潮淹没。










——

🤔不看前文也没啥影响,反正我都是乱写的

我想拥有评论,评论可以为我增加闪耀值(我乱说的)

每天都要感谢闪光太太时不时给我来一铲子(。)

不喜魔道,厌恶D5,别在我面前刷就行,百合豚,BG/BL吃钟意的,其他随意。

请不要一口气日爆我的lofter,我不仅会疯,我还会拉黑哒哟!

我是阿弦,笔名滄瀛。

高三忙成狗,不定期更新。坑多本事小,人傻心还大。

迷宫深坑中,混乱杂食系生物。但只写迷宫,偶尔涉及蕉纯。

我爱几禾。

本博客使用说明+不完全归档:点我

和闪光光 @闪光迷宫学学习中 组成废话鸽子组合出道,请各位多多支持我们两只鸽子的鸽艺事业!🙏

【迷宫组】お風呂だけなら

如果只是在浴室的话



是给阿団的图的配文,图看这条p6,我赞美爆団団

新年快乐!!虽然我迟到了但是我没有缺席!!!

浴室要素有,玩具摇摇车r18,可以的话那咱们就


全文走



就当真情に秘めている系列的番外吧(?)

我其实很好奇啊,我真的有文风吗😷有好些朋友说“一看就知道是你写的”

真的有那么明显吗......我个人感觉就是无厘头的堆砌而已

有没有朋友描述或者形容一下(?)

【授权翻译】A christmas just for you

发布了长文章:【授权翻译】A christmas just for you

点击查看

crowhime桑的圣诞短篇。

首席真是贴心ww主动的克洛仔也很可爱!

我!!!激情转发!!!

Beajânchyma:

@溯潮回流 阿弦太太的圖書舘小故事太美好了!!!忍不住畫了張圖

少女的悸动和背德感…ヘ(_ _ヘ)

【迷宫组】そよ風が漂っている

微风荡漾

首篇/前文指路:ただの意外にすぎない







 

她们坐在窗边。


 

这里是图书馆,安静,静得总会让心思没沉进书里的少女心绪飘至旷野延展翻飞。挺不巧,西条克洛迪娜现在恰好列身其中。她的目光先落在书页上,平日里颇为有趣的数理却显得索然无味,于是西条的视线又向上,悄悄停在落座于她对面的天堂身上。午后带着暖意的阳光撞破透明的玻璃窗摔进来,被窗外那树的枝梢筛了个碎,投下斑驳光影。那抹灿色毫不吝啬,把天堂真矢缀得更耀眼几分。


 

天堂不为所动。她低着眼,那对细长透露出凛冽的眉舒展成好看的弧度。几缕发丝垂下来,她抬手别至耳后。西条克洛迪娜被她这份镇定沉静扰得心头不宁。什么呀,怎么偏偏你就静得下心?这不就又输给你了?西条咬咬牙,一股认真劲逗得天堂真矢嘴角微微扬。


 

喂,你笑了吧?我看见了哦。


 

是的。她语气柔和,声音轻缓。


 

哼。西条站起身来,投给天堂一个不耐烦的眼神,“我去拿书。”


 

真矢跟着她:“那可真巧,西条同学。”


 

唉!这个讨厌的女人。克洛迪娜腹诽。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过,引来其他人好奇玩味的目光。天堂真矢一点儿也不在意,旁若无人安闲自得。西条克洛迪娜可就不一样,她才受不住这拷问般的视线折磨,加快步子赶紧钻到了书柜后面去。


 

西条在书架之间左拐右绕,天堂默默踩着她的脚步。大概是钻进了图书馆的最里处,再无他路可走,西条停下来站定了,抬起手臂去取她刚物色好的书籍,却被天堂抢了先。那本略厚的封面烫金的读物被递至克洛迪娜手边,她只好回身面对真矢接下它:“Merci. ”


 

她抱着书,头微仰起,以便与比她略高的天堂对视。不可否认的是,天堂面容清秀出众又不乏几分女子难得的俊气,那对紫罗兰色的眸里是高傲、自信、沉稳,此刻摇动着柔和静谧的光,将少女繁复的心绪掩藏。真矢微微偏头,眨了眨眼睛,困惑地看着她:怎么了吗?


 

天堂真矢也许并不知道此时她单纯真诚的表情险些让西条克洛迪娜的大脑停止运转。她只看见西条的脸逐渐变得通红,接着西条连忙摇头:才没事。她明了意,善解人意地轻轻嗯了一声。


 

克洛迪娜心虚地移开视线,看向铺了方格砖的地面。她们的影子被灯光投在地砖上,交叠起来,看上去就好像在拥吻。不过只是影子而已,西条克洛迪娜很明白,但这却让一些令她羞涩难言的回忆涌至心间。女孩子柔软的身躯、温润的唇让她难以忘却,她与真矢两度亲吻,第一次实属意外,可第二次时真矢温暖的拥抱和那个生涩缠绵的吻是如此真实,仿佛就发生在昨夜。她还记得真矢的手指轻柔地拨开她的额前的发丝时与她的脸颊擦过的触感。


 

少女们到了17岁这个青涩的年纪怎么说也该情窦初开了,西条大抵能明白她和天堂之间发生的事意味着什么,但天堂迟迟不愿挑明,她就不由得去猜想、去验证,就像在打追逐战一样。她暗下决心要赢得这场战役,却未曾察觉自己已然深陷爱河。


 

“天堂真矢。”


 

“怎么了吗?西条同学。”


 

真矢温和地笑着,那是一向被视作topstar的她很少对其他人会露出的表情,却在克洛迪娜面前越来越自然。她们压低了声音以免打破原本的寂静。


 

“我想,确认一件事。”


 

“嗯?”


 

“你是怎么看我的?”


 

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一名优秀的舞台少女、一个热情阳光的法兰西女孩......天堂真矢有太多选择可以用来搪塞她了。


 

“不,”西条克洛迪娜品红色的眼瞳里开始浮现她惯有的对天堂真矢才会表现的怒意,因为她讨厌被岔开话题,“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的?”


 

我们是什么关系?


 

她看见天堂真矢脸色一僵,这个问题显然让天堂不得不揉碎了她之前的话语,重新准备一番她的措辞。西条猜想过天堂会给出什么答复,但就如同她所预料的,真矢还是那样擅长含糊其辞:


 

“就是这样的关系。”


 

真矢上前一步向克洛迪娜靠近,本就不明显的距离骤减。她感到自己的心跳不有自已地加速。这样也很好,假如天堂真矢仅仅只用“竞争对手”亦或是“朋友”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她们之间的关系的话,西条克洛迪娜可能反倒会相当不甘。


 

但她希望得到的是一个清晰明确的答案,而不是一根模糊不清的界限。


 

真矢的双手搭在她的腰际,头埋在她的颈侧。西条被轻轻搂抱住,她对此并不反感。天堂真矢身上总会有令人安心的淡淡的香气。


 

这个人换了洗发香波。


 

等等。


 

克洛迪娜惊讶于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地发现这个细节。某种涌动的情愫占据内心,悄悄化作悸动。她将这归因于自己所处的年纪——少女的心思会变得细腻却多虑,总在无关紧要之处擅自大作周章。就比如现在,她心乱如麻,而天堂,天堂的呼吸轻轻打在她的脖颈旁,声音低沉动人如磁石将她牢牢吸引:“这就是,我对你的——”


 

“看法吗?”


 

“不,是情感,”真矢缓缓立起身,“我的克洛迪娜。”


 

她们凝视彼此,眼神相撞。西条还在咀嚼所谓情感为何意,天堂的唇就迎着她惊愕的目光覆了上来。


 

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跳漏了一拍。


 

天堂真矢太温柔了,直叫她陷进去抽不开身,越溺越深。真矢用舌尖仔细描绘着她的唇形,濡湿了她的唇。克洛迪娜方还欲言,真矢的舌趁机钻进了她的口腔,与她的纠缠在一起。这次她一定要观察天堂真矢是什么表情,她看见真矢那对紫水晶般美丽耀人的眼里闪烁着隐约又空灵的光芒,她开始有些力不从心;克洛迪娜仍双手抱着书,它真是太多余了,害她渐渐无力却连回拥都无法做到。真矢低敛了眼眉将搂在她腰侧的双臂收紧几分,才让她不至于后背抵着书架、身子瘫倒下去。


 

西条因逐渐缺氧不得不难受地阖上眼。天堂心细,轻轻退离,替她抽出书本放回原处,那只手顺势撑在西条身侧。


 

“我从未静下过心......”她们靠的更近,真矢低声说,“如此卑劣......就是这样。西条同——”


 

西条搂住她的脖子把她拉了过去,身子向前贴靠用一个突如其来的吻拦截下她还未来得及说完的话语。西条克洛迪娜早就在思考用亲吻来让天堂真矢闭嘴的可能性——她现在正在将此付诸于实践,效果看上去很不错。天堂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向故作镇定的人眼中闪过意外与动摇,被西条看在眼里。


 

“天堂真矢。我不允许你那样说。给我打消你那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我奇奇怪怪的念头太多了。那都是因为你,西条克洛迪娜。”


 

天堂轻笑。她的手滑进西条的校服里衫,轻抚那藏在衣衫下面的肌肤,微凉的指尖惹得西条在被触碰到的瞬间浑身一颤、闷哼一声。


 

在这个时候呼唤她的全名根本就是在犯规。


 

“比如这样。不会觉得很过分吗?”


 

“......我不讨厌。”


 

西条克洛迪娜大概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正如她所说,她并不抵触,甚至反而,有些期待。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两位共犯者都同样糟糕。


 

得到了默许的天堂真矢解下了西条克洛迪娜的领结,解开了她总会一丝不苟扣好的领口处的纽扣,接着,慢慢向下。白皙的肌肤和精致的锁骨展露在她眼前,天堂喉咙发干。


 

这是一个透明而薄脆的春天。樱瓣已经开始飘飞,那诱人浅色正染上西条的肩头。真矢吻她的脖子,她的锁骨。那双手,能三两下剪出栩栩如生的纸鸟来的灵巧的手,正在解开她的内衣衣扣,抚上她的胸部。


 

“Je t’aime. Ma Claudine. ”


 

克洛迪娜不知道真矢是什么时候偷学到的这句法语,她笨拙的发音在混血儿听来有些可笑,但并不妨碍心意的传达。


 

西条克洛迪娜咬紧了下唇,竭力克制着自己以免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天堂真矢看得心疼,吻她的嘴,帮她把低吟扼在喉间。


 

这里是图书馆。她们正在冒着被人看见的风险初尝亲密暧昧的情事。背德感为兴奋与羞耻推波助澜。


 

衬衫被从裙摆中拉出,西条的肌肤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她本能地搂紧了离她最近的热源。天堂的手指落至她的肩胛,向下沿着背脊,探进裙摆。


 

她看见西条眉头紧锁,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


 

“放轻松......放轻松。好吗?克洛迪娜。”


 

被触碰到的地方似火烧火燎,单薄的布料早已无法遮盖那片湿腻泛滥。真矢修长的食指试探着没进那片不堪的泥泞。被刺激的神经传达着异样感受席卷而来,她下意识要低呼出声,咬住真矢的肩头,唾液打湿那件被熨烫得平平整整的校服外套。


 

天堂一手绕至背后轻轻托着她的臀部,另一只手的手指开始尝试着动作。她听见西条断断续续的呜咽,心里突然一阵揪痛。


 

“如果会弄疼你的话那我们就不要......”


 

“不、继续,继续吧......真矢。”


 

她觉得自己快要被那带着颤音被刻意压抑的哭腔击沉。


 

那份静谧,那份情愫,那份悸动,就这样融入昏暗的灯光。


 

春光渐起。




【迷宫组】ただの意外にすぎない

仅仅只是意外而已

这是真情に秘めている系列的首篇www

后文指路:そよ風が漂っている






对于少女们来说,初吻似乎是相当神圣的东西。不过每每提及,总会惹得正是花季的她们相互调笑。


不同于少女漫画或恋爱小说里的情节,西条的初吻葬送得实属偶然。准确地说,两个当事人都毫无防备,事故发生以前甚至没有任何暧昧浪漫的气氛,那日不知谁一分神错踏了舞步,等西条克洛迪娜理解清楚情况时两人的嘴唇已经相触而过。她的身体反应比她脑子转得快,那时她已经双手撑在天堂身侧让自己没狠狠摔在她身上,对上的是天堂真矢带着惊诧和某种她也说不清楚的情绪的眼神。


那是什么样的滋味她是记不得了,对于这样的意外两个人一起选择了轻描淡写地抛至脑后,留下的怕也只有嘴唇柔软的触感而已。









“所以啊,要咱说,初吻这种东西嘛,也不是很重要啦。”


花柳香子一边发表着她的独到见解,一边瞥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石动双叶。石动两手抱臂叠在胸前,被花柳那打量的眼神折腾得有些受不住,闭上了眼睛。


“クロはん思考得很认真嘛。还是说有什么想法吗?”


微微低着头、因为茶会话题而陷入对那实在难以启齿的回忆的西条还正想得出神却被点了名,惊得猛地绷直了身子。


“......我吗?”


“这里还有别的クロはん吗?”花柳香子用手里的小银勺搅动着面前杯中的咖啡,脸上挂着笑。


“我并没有什么高见,香子。”


西条克洛迪娜摇摇头,偷偷观察着坐在她对面默不作声的天堂真矢。天堂面色平静淡然,她只手举起白瓷茶杯递至嘴边,优雅不失风度地享受着下午茶的悠闲。


“那天堂はん呢?”


“如果对象是自己心悦的人的话,那样就好。”真矢阖眼轻笑,似乎故意要对着克洛迪娜。西条的脸跟着这话为那个两人之间的秘密意外开始泛红,她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











等静下来的时候,那时并未太在意的细节一点点地悄悄浮现。


她望见天堂真矢那对好看的紫色眼瞳隐隐约约倒映她的身影,似瑰丽星空暗藏她解不开的密语,光影浮动。在这之前,最先注意到的,不是对方脸上的不自然潮红,而是瞬间相碰又分离的润泽而漂亮的嘴唇。西条克洛迪娜连忙抽开身,不想让天堂听见她剧烈的心跳。


她背靠舞室的墙,左手手肘撑在扶管上,用右手的食指轻轻勾勒自己的唇线,仿佛回味一般。


那明明只是个意外呀,西条当然清楚,只是这份感觉让她久久不能忘却。就像当天堂真矢的金色纽扣在她面前被爱城华恋挑下时,她无法自己地脱口而出“天堂真矢没有输,输的人是我”那样的意外。


到底是怎样的心情驱使她做出这些事情的,无从考究。她只能说服自己,这种感觉不算太坏。这份独属于她的烦恼在心底扎了根冒出芽。天堂真矢会不会有同样的困惑?克洛迪娜不清楚,但她看到真矢从容不迫如无事发生的悠然自得的样子,就觉得无名的火大,仅此而已。










“......西条同学?”


被熟悉的声音拉回现实来的西条克洛迪娜摇摇头,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点,“怎么了?天堂真矢。”


“我只是看你一直在走神,眉头都要拧起来了呢。如果不介意的话,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


天堂的话语充满关切,温和而诚恳,在西条本就心里头荡漾的湖上又送来一阵风,把那不平静的湖面拂得波光粼粼。


“都说了我没事的啦。”


但天堂真矢的目光那样敏锐,哪里瞒得过。


“是在为今天的茶会而烦恼吗?”


一半一半吧。她想了想说。


“西条同学,都没有给出自己的答案呢。真是狡猾。”


“说那种话的你也不赖吧?让我误会、让我迷茫的,可都是你这家伙啊。”


“可我的话,一分也没假。”


天堂凑近身来,西条无路可退。距离拉近,只亮了半边灯的舞室里的灯光昏暗。对方的一呼一吸都那样清晰。双唇轻贴,一如那个意外残留给她的回忆里那样柔软,但又不同,带着少女复杂又单纯的情愫,掺着无外的念想。她听见她的心跳高鸣。


天堂真矢替西条克洛迪娜拨开层层迷雾,斩破丛生的荆棘,诠释着她给花柳的回答。


要再近一点吗?


西条的手挽上天堂的脖颈。这个生涩却缠绵的吻渐渐加深,唇齿相缠,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而紊乱,少女的心步步动摇。一进一退,一退一进,投给对方的视线灼热而真挚。


分离时两人面色潮红,西条心虚地别开目光,透过舞室的镜子看见天堂背对着她用手背挡住了自己的脸。


什么啊,明明之前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结果也会害羞嘛。


她那样想着,却没发现,伟大的爱神阿芙洛狄忒早为她织好了缜密的网,让她一步一步堕入如迷宫一样无法脱身的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