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书白雁

神隐一年 准备高考去

=泠弦/沧瀛
懒鬼一个
pripri/LWA/ELS/MHA

安洁吹
在线催安洁和夏洛特去结婚

啊可以写置顶啦

这里泠弦/沧瀛,叫阿弦就行啦。
高三预备军所以写文的事情就暂时搁置一下吧...。
近期打算是沉迷自家的原创oc。
个人坐标在雾都主城

PM厨。最喜欢的是路卡,其次是超梦和达库莱伊。

暂时没有入什么新坑,一直在的有LL、LWA、MHA和京吹。
多数时候是百合豚,当然也会根据不同情况而定。
LWA→戴中心,主戴亚
MHA→轰百,胜出胜,胜茶(轰爆偶尔吧)
京吹→久丽
LL→绘希、海鸟、妮姬,主绘希

游戏坑是ELS和CLO。
ELS主要还是澄伊、迪拉、雷蕾,比较杂食没什么雷点。ain主要还是吃内销。
CLO没什么吃的CP。PSP厨吧。目前在电一。

由于高三没什么时间了,多数时候玩手游,基本是RPG,永七暂A吸金太快了跟不上。有好玩的可以给我推荐啊!!

文画都属于勉强涉猎的范围,半吊子文手
游戏的攻略有时候也会想起来写一写,通常沉迷单机游戏
喜欢私信/评论互动,有机会一起玩啊...!!

我甚至怀疑
在你们快乐地期待魔道和杀天的时候
只有我在等终将

给诸位安利一个手游 想氪金都没法直接氪还要找代充的那种
炼金物语 台服 不需要VPN 可以直连
福利很好 不强制需要肝 可以一边走一边看风景
我昨天一天刷了差不多1次武器11连3次防具11连 大概加起来也有15000石头了 都是刷的 一分钱不需要氪
进游就送3ur防具卷子和3100石头 福利是真实很好 而且防具自身有外观 抽防具的同时就是在抽衣服了 可以玩成换装游戏
自己捏脸 然后有一个yome(伙伴)系统会和你一直互动 差不多就是自带cp了吧(靠
图是今天的限定七夕场景 好看炸了

新版lof真的...傻逼。
换旧版了。

要高三了
弧一年啊!!(反正你这几个月什么都没干

以前的弃文片段,实在没有时间也不会捡起来写了吧

戴安娜中心
纪念一下自己入戴亚已经一年多了

沉闷的空旷房间里,戴安娜·卡文迪许随手翻阅着现时略显无聊的厚重古籍,书页的沙沙声和墙上古老挂钟的钟摆摇晃所发出的便是这个安静房间仅剩的声音。

没有什么阳光。云层遮挡住本来应该倾泻下来的灿金,天空也只留处于黑白正中的那般颜色。

她又注意到书桌上的一张用木制相框装好的相片。是两个孩子天真无虑的笑颜。不消说,其中一个稍高的便是自己。将双手紧紧抱住她的是有着栗色短发的女孩。

戴安娜深重地叹息。

那人离开已经十年有余。

纷飞战火将她们拆散。火焰吞噬燃烧的街道、血液飞溅沿着冰冷的剑身缓缓滑下、远处传来幼童无助的哭喊,那般绝望的场景是卡文迪许永远不能忘怀的噩梦。

那是一场来自权力争斗的洗礼。

须发尽白的管家用爬满苍老痕迹的手艰难地将幼小的大小姐紧紧抱住,安慰她,一切会过去的,都会好起来的,我们离开这个破败的地方,回瑞希安郊区去。

“您不能再进去了!”

几番尝试无法挣脱有力束缚的戴安娜只是紧咬着牙关,手里死死地握住一张照片,泪水静静地沿着被远处火光映得略显苍白的脸滑下。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哭,这是家训。

卡文迪许家的人不能因为无关紧要的事情流泪。

但到底什么又是“关紧要”的事?难道亚可·卡嘉莉的命不重要吗?那个陪伴自己数年的孩子在这场久不平息的战乱中能一个人幸存吗?

“为什么不救她...亚可...”

“抱歉,大小姐,我们...我们来不及。”

管家满含歉意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

她终于再无法忍耐地啜泣起来。

从友人处得到消息,这段时间拜德地区的骑士团会来瑞希安附近驻扎数日。今天便是他们进城的日子。有传言亚可就在他们之中。

戴安娜执意要去碰碰运气,虽然命运女神并不会一直眷顾她。

“大小姐。”

安娜耐心地站在门口等候戴安娜的指示,见戴安娜又在望着那张免于被战火撕毁的照片,她安静地没有再说话。

“抱歉,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到你来了。”

被达里尔姨妈的下手监视得紧,想要出去就只能耍耍把戏。这很明显不符合戴安娜的作风,但在卑鄙者面前谈正直无异于讲笑话般的空谈。而她能完全信任的人,寥寥无几。

“我要去首都哈梅尔一趟。请你务必帮我保密。如果他们发现我不见了,”她说着看了一眼已经锁上的门,“就说我去圣堂了。”

“好的,大小姐。”

安娜微微颔首示意,退出门外,顺手带上了房门。

她现在需要一件很适合她的装饰有金色纹路的宽大的白斗篷,配色和哈梅尔这座城市的象征色无异——象征着澄澈圣洁。这也方便自己混进集市拥挤嘈杂的人群中不被认出。拉低了风帽帽檐,几番确认自己没有遗漏任何所需物品时,戴安娜从窗一跃而出。

“Tia Fraere!”

目的地锁定在了坐落于城郊中心的圣堂,她骑在扫帚上于迎面呼啸的风中疾速飞行着,此时的高度可以俯瞰城郊不错的景色,不过她并没有那个心情。

哈梅尔是一座宏伟水城,周边散布着不少湖泊和瀑布,其地方标志性的高大建筑也是在水流冲击之中屹立不倒。白色的墙上装饰着或蓝或金的花纹,那是保卫这片地区的守护者的颜色。

用简单的魔法击退了几只不要紧的魔物格雷特,她很快地赶到了伫立于水流中的巨石之上的高大殿堂,门前的独角兽雕像以前身跃起双蹄腾空的姿势迎接着下任神官,头顶的翠色犄角隐隐闪烁光辉。

戴安娜将手置于装饰着有金色纹样的厚重的大门上,一阵幽绿的光芒从门缝中渐渐散发出来。

一阵沉稳温和的女声在她的耳边响起。

“欢迎你的到来...”似乎还带着笑意,“卡文迪许。”

封印松动的大门缓缓被推开, 映入眼中的是明亮的圣堂内部。两侧的墙上是众多与神明或古老传说相关的挂画一类,空白之中浮现着天界的密语。从门前通向内部的女神以实玛利的石像伫立之处铺有长长的羊毛毯。作为石像的女神面容和蔼,眼神柔和地注视圣堂内的一切。

“您就像是一位观察者,以实玛利大人。您看透世间万物,却无任何作为。”

她虔诚地左膝跪地,在地面上书写着特殊的阵法低声吟唱,石像巨大的基座上镶嵌的海蓝宝石产生着微妙的共鸣,戴安娜听从着神明的指示。

“所以我才需要一位值得信赖的神官代我执行天界的意志。取下它吧——那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

当手指触碰到蓝晶的那一刻,她清晰地感到一股纯粹而强大的魔力蕴含其中,那是家族世代相传承的古物。

“你和你的母亲很像。”女神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呢。”

“不...我当然做不到像母亲那样伟大。我敬佩她。”

戴安娜摇了摇头。她的母亲愿意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城镇消耗大量的魔力来恢复饱受战争摧残的它,可她自己还没有那样的勇气敢这么做。她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珍贵物件。

“作为卡文迪许家的一员,这是我的骄傲。”

“你这身行头不像仅仅是来作别的,戴安娜。是要去那个城镇看看吗?”

“不——恕您谅解,我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

她毕恭毕敬地行完礼,“想在继承这份责任之前,再去历练一番。”

沉默许久,似是思考以后,那庄严的声音再次回响。

“去吧。”

【威欧】Candy or Medicine?(下)

*联文下篇,前篇看她→ @看什么看没见过懒癌吗
*入坑试水摸鱼,ooc属于我
*祝阅读愉快

威尔士开始回忆起昨日俾斯麦和胡德二人的种种细节。先是非常热情地帮自己和欧根推掉了接下来几天的工作,然后非常热情地给自己提供莫名其妙的帮助。

果然这二位是串通好了算计自己吧。

不过现在再埋怨谁也没有办法。欧根现在正躺倒在威尔士的怀里舒服地发出呼噜声,威尔士一忍再忍不过还是伸手去捏了捏那实在是太过逼真的猫耳。

意外地手感很好?

“威尔士...”

浅眠的猫儿睁开了赤红的眸子有些迷糊和不满地看了她一眼。

“...嗯?对不起。”威尔士正有些出神想着没了工作这几天该怎么过,她抱歉地用脸贴了贴欧根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

“之前一直没抽时间陪你,这几天就安安心心地一起过...”

话音未落房门便被哐哐哐敲响,急促的敲门声让威尔士认清了事实。

安心?不存在的。

威尔士打开房门便对上了胡德那双清澈湛蓝的眼睛,但现在在她看来只充满了狡黠。

“不好意思打扰了,早上好亲王阁下——这是你今天的功课。”胡德仍是带着和平常一样的温和笑容,递给威尔士一包书本。

“...谢谢你胡德小姐但是我皇家同盟早10级了还是请回吧”威尔士甚至说话没来得及断句就想要关门,但胡德先行一步推住门拦下了她。

麻烦大了。

“这么着急可不是皇家人的作风,威尔士。”那份柔和笑意夹杂着几分不容拒绝的严厉,“你先看看是什么,再下定论,也不迟。”

威尔士只能硬着头皮把那叠书收下,随后她发现事情哪里不对劲。

“养猫指南、育猫手册...”她眼前差点一黑,“胡德,你背后是不是还藏着逗猫棒?”

“没有,你放心。”

威尔士轻舒一口气。

“是猫薄荷哦。”

她又倒吸一口凉气。

不愧是皇家海军的荣耀,胡德女士,想得可真是周到啊。

“好啦,放轻松。只是来看望你们的而已。威尔士,把握机会哦。”



什么养猫指南育猫手册无非只是做做样子,这三天说不定有什么大戏等着她们看。连指挥官都给威尔士下命令了,这段时间工作全部丢下,就当是为了第一舰队。

不过显然,那些都不是她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麻烦。

“你在生我气?”

欧根背过身去没看威尔士。

“你猜。”她嗤地轻笑一声,双手抱膝蜷成一团坐在床沿。威尔士背对着她看不到欧根现在是什么表情,也没再问,站起身去给欧根兑药。

“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猜来猜去。”

威尔士皱了皱眉,手中的药片差点抖落到地上。

“那。我说的话,没有哦。”欧根仰头,两眼望着窗外。

真心、又或者是虚情假意,只有自己能看得清楚明了时方可判断。倘若欧根不愿意告诉她,无论怎么追问、得到什么回答,也不可能消除自己的疑虑。

威尔士一度以为自己很了解欧根,现在她又对这份“了解”产生了一丝丝动摇。欧根真的很难捉摸,她挂在脸上的笑意常常都不是发自内心,这一点威尔士倒是能一眼看得明白。但或许就是这样才会给她造成自己了解欧根的错觉。

她到底在想什么,除了有时会给自己明显的暗示,其他时候通常很难揣摩。仿佛一层障壁隔断了两人之间更近一步。

所以有时候捉弄她才显得额外有意思。

不过现在有一样东西非常轻易地就把欧根出卖了。她的尾巴耷拉着显得没什么生气,明显地暴露了她现在的情绪。

看来确实是在生气,而且原因,多半是自己很少陪她罢。

威尔士悄悄地一把捉住了她的尾巴,欧根惊得身子一抖,有些恼怒地偏过头来,赤红的眸子不满地盯着她。

“你干什...”

话还没说完就被威尔士凑过来的突然一吻给硬生生堵了回去。虽然那吻并不激烈。

“我希望你能对我坦诚一点,欧根。”

威尔士说得很严肃,一把摁住了欧根准备抽走的手,免得她再拉开距离。

“就算是生气。”

左手抚上欧根的脸颊揉了揉她的脸。

“也请告诉我。”

两人就这样对视数秒。

“呵呵、真是...”欧根实在耐不住笑出
声来,“有时候也会像个小孩子一样较真啊,威尔士。”

“这可不是较真——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你总会明白的。”

欧根终于正对威尔士,双手抱住她。

你总会明白的。

希佩尔也对威尔士说过同样的话:时间一长你自然会懂,所以不要来问我。

“所以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威尔士。我可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她指了指本不应该属于她的一抖一抖的猫耳朵。

“...只是个意外。”

“真的要生气果然还是舍不得啊~”欧根若无其事地伸了个懒腰,“当然因为是你,威尔士。”

时间是会把人筛得支离破碎的。她经常这么想。不过倘若是她们的话,或许反而会更加出类拔萃也说不定。

她也说不清楚这结果是好是坏,不过至少,那层障壁或许开始慢慢消解了。


之前说好3w字 有没有人点东西啊1551
没有我就去抽梗写了
cp图上+威欧 久丽√
我倒是挺想摸久丽的ww丽奈这人啊真好

我来了

?上次那条算下来是2w9一篇文 你们点3个吧 看长短分章数
LWA/永七/凹凸/ELS 我写过的和我吃的都行 其它的话只要不踩雷都可以
带梗带梗带梗!!不带梗不知道写什么!!

圈小不怂

1热度/1000字

3篇,自带梗
自带梗
自带梗

cp我写过的 和 幽濑、晏指、澄伊、迪拉、迪伊、ain内销都可以

欢迎百日戴亚催更()

挂它3天(。